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首页 » 新品 » 桑莲居|郭保同:别样写宾虹...
 

桑莲居|郭保同:别样写宾虹(下)

发布日期:2016-07-09      作者:狸子·辑      浏览次数:2825

 

 

郭保同曾言,读书与习字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这个习惯有助于艺术创作灵感的激发,甚至是绘画线条弹性的增强。近两年,他锐意临习章草,苦研焦墨山水,使得书画焕然新貌。近期将分三辑(上中下)推送郭保同新写就的一批小品。师自嘲曰:以章草抄写宾虹画论,配以宾虹老人笔意,聊以解闷自娱。


——狸子

 

 

 

郭保同 祖籍河南商水。河南大学中文系毕业。2003年至今研修于北京画院、中国国家画院,师从王文芳、王明明、石齐、程大利、曾来德诸师。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乡村田园画会理事,中国国家画院程大利工作室首届访问学者。现在中国国家画院曾来德书法高研班学习。

 

 

- 作品欣赏 -

(点击可见大图)

 

 

IMG_5711


释文:


新安古人名画,独于吴门、云间、娄东各派以外,自树标帜。良由藏庋丰富,得瞻精美;时多高人逸士,胜游名山,博览群籍,生当危乱,初无所用其力,退而寄之于画。如唐末之有荆浩、关仝,元季之有云林、子久,胸次奇旷,故非庸史可及。《黄山画苑论略》

 

百年来海上名家仅守娄东、虞山、扬州八怪面目,或蓝田叔、陈老莲。唯蒲作英用笔圆健,得照书体,所谓有唐人之细而去其纤,有宋人之粗而去其犷,又得纵游名山,游武夷、匡庐诸胜,黄山、白岳,瓢笠久淹,师古人兼师造化,故能取境奇峰,命意幽深。数百年来,卓成大家。惟渐师始克当此。《渐江大师事迹轶闻》

 

画山水要有神韵,画花鸟要有情趣,画人物要有情又有神 。图画取材,无非天、地、人。天,山川之谓;地,花草、虫鱼、翎毛之谓,画花草,徒有形似而无情趣,便是纸花;画人最复杂,既要有男、女、老、幼之别,又要有性格之别,更要有喜、怒、善、恶之别。画须熟中生,生涩不浮滑,自有静气而不甜俗。

 

黄宾虹画语录 丙申夏 无为堂 保同

 

 

 

IMG_5712


释文:


明笔法者一见古人之迹,凝目静观,初不间其姓氏、款识,时代远近之若何,虽其一树一石,既可审定品格,辨别真赝,不待回环在四,反覆详视,了然心胸,已无疑虑。盖神、妙、能、逸,点拂之间,美无不具,寻常之人,固不能动一笔,否则反是。若徒于绢素之上钤记之间,考其新旧,明其诚伪,尚属皮相,未为赏真。《国画分期学法》

 

看画之法不可一途,而取古人命意立迹,各有其道,岂可拘于所见,绳律古人之意哉!看画如看美人,今人看古迹,必先求形似,次及传染,次及事实,殊非赏鉴之法。灯旁不可观画,醉余酒旁不可观画,卷舒不得其法最为害物。唐人五代绢素粗厚,宋绢轻细,望而可别。古画墨色俱入绢缕,精神炯出,伪者虽极力仿效,而黛墨皆浮绢素之上,神气索然。《国画分期学法》

 

吴门四家前三百年论者已谓文、沈易得,唐、仇难求,敝筐所有俱未敢信为真,虽无中郎而见虎贲,以为尚有典型,存之备考。

 

无为堂 保同

 

 

 

IMG_5713


释文:


今观南北二家虽殊派别,迹其蹊径,上接顾陆张展,往往以精妍为尚,深远为宗,既以气行,尤以韵胜。故王维之学道子,较道子画为工韵,已远过于道子,其气全也。李思训之工过于王维,韵已差于王维,其气亦全也。学者求气韵,与画之中可不必论工事,不必言宗派矣。画法莫备于宋,至元搜抉其蕴,洗发精神,实处转松,奇中有实,以意为之,而真趣乃出。元代诸君,资性既亮,孰途复正,往往于唐法中幻出逸格,绝无南宋以下习气。《古画微》

 

或以元人重气韵而轻位置,其于形似之间或有失遂疑。唐宋画法至元人而中坠,不知元季高人君子,借绘事以逃其名,悠然自适,老于林下,初不求庸俗耳,因之赏识。《鉴古名画论略》

 

唐以前,画家已不斤斤于形似,而以画外有情为高。故王维之雪里芭蕉、李思训之烟霞缥缈,在精神而不再迹象,画之贵于神似者以此。《画学南北宗之辨似》

 

无为堂 保同

 

 

 

IMG_5714


释文:


唐人刻画炫丹青,北宋翻新见性灵。浑厚华滋我民族,惟宗古训忌图经。唐画十三种,虽虞、唐祖,崇尚丹青,看重外美,张僧繇、展子虔画与书法合,是重内美。《画学篇释义》

 

画有笔墨、章法三者,实处也;气韵生动,出于三者之中,虚处也;虚实兼美,美在其中,不重外观。艺合于道,是为精神。实者可言而喻,虚者由悟而通。实处易虚处难。苟非致力于笔墨章法之实处,则虚处之气韵生动不易明。故浅人观画,往往误以设色细谨为气韵,落纸浮滑为生动;不于笔墨章法先明实处之美,安能明晓画中之内美尤在虚处乎?书法流美有弧三角,齐而不齐以成内美。黑白二色,是为真美。及至道、咸、同光,金石学盛,魏碑书法,全合不齐三角。《与傅怒庵书》

 

年来燕市古书画日有所见,有甚往来,复悟古人全在内美,只重笔墨有法,不顾外观粗拙。

 

丙申夏 无为堂 郭保同

 

 

 

 

IMG_5715


释文:


黄山自狮林望始信峰,中途多古松,虬枝伟干,高耸蟠郁,与寻常生于崖颠石间者不同。余尝坐对其下,流连不忍去,图之以作卧游。兹检寄任之先生传灿己丑八十五叟宾虹重题。《题画山水图》

 

画有笔墨、章法三者,实处也;气韵生动,出于三者之中,虚处也;虚实兼美,美在其中,不重外观。艺合于道,是为精神。实者可言而喻,虚者由悟而通。实处易虚处难。苟非致力于笔墨章法之实处,则虚处之气韵生动不易明。故浅人观画,往往误以设色细谨为气韵,落纸浮滑为生动;不于笔墨章法先明实处之美,安能明晓画中之美安在虚处乎?《黄宾虹画语录》

 

唐人尚外美,而惟郑、虔、王维作水墨画合之于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及至唐末五代,荆浩、关仝、范宽、郭熙、李成、董源、巨然俱以文学博雅之士,追究六法,写大江黄河流域、名山大川各具面貌,兼得神趣,又合米氏父子为一家法,是能山川浑厚,草木华滋为唐人所不及。

 

保同

 

 

 

IMG_5716


释文:


世界国族的生命最长者莫过于中华,这在后进国家自然是不可及。即于中国同时立国者亦多衰颓灭亡,不如中华之繁衍与永久。这原因在于中华民族所遗训与德泽,都及其朴厚,而其表现的事实即为艺术。《艺术是最高的养生法》

 

易曰:道成而上,艺成而下。道成艺成犹今所谓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也。中华四千年来为文化开最早之国,古之制作皆古之圣贤,政教一致,初无道与艺之分。《精神重于物质说》

 

画三不朽,一用笔不朽也,二诗书画合一不朽也,三远取其势近取其质不朽也。《黄宾虹画语录》

 

山石用侧锋有飞白法,旁须界限分明。石之转折圆满,笔之起讫分明为合。石有纹理,如鸟兽之羽毛,长短纵横。皴法先求不乱。恽南田、华新罗树法无一笔不圆润。文征明山水皴及点苔,皆三折,如褚河南书法。王蒙笔力能扛鼎,重在不为浮滑,细笔尤贵有力。《画法简言》

 

古人论画,常有“无法中有法”、“乱中不乱”、“不齐之齐”、“不似之似”、“须入乎规矩之中,又超乎规矩之外”的说法。而惟能变者得超乎于法之外,用笔贵变,变岂可忽哉?

 

黄宾虹画论节选 无为堂郭保同

 

 

 

IMG_5717


释文:


北宋画师唐人渲染法,而以劲悍之笔出之。墨法层层显露。望之如夜行山,明暗向背。及远观之,与唐画之细笔无是变而愈化却所本色。《题浓墨山水》

 

论画用笔必先用墨,墨法之妙,全从笔出。明止仲题画诗云:北范貌山水,见墨不见笔,继者惟匠然。笔从墨出。论用墨者,固非兼言用笔无以明之;而言墨法者,不能详用墨之要,亦不足明斯旨也。《画法要旨》

 

龚半千言宋人千笔万笔无笔不简。元人三笔两笔无笔不繁,可见繁简在意而非在貌也。《自题崇峦山寺图》

 

画岂无笔墨而能成耶?惟但有轮廓而无皴法,即谓无笔;有皴法而无轻重向背,云影明晦,即谓之无墨。即就轮廓,以墨点染、渲染而成者,谓之发于墨;干笔皴擦,力透而光自浮,谓之发于笔。笔墨之秘,自浩发之。

 

黄宾虹画论选书 丙申夏 保同

 

 

 

IMG_5718


释文:


墨为黑色,故呼之为墨黑,用之得当,变墨为亮,可称之为亮墨,每于画中之浓黑处,再积染一层墨,或点以极浓宿墨,干后此处极黑,与白处对照,尤见其黑,是为“亮墨”。亮墨妙用,一局画之精神,或可赖之而焕发。水之渍非墨痕也,澹宕如徐文长皆以水渍为之。《九十杂述》

 

垢道人喜用焦墨,所谓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粗笔之画,远看如粗笔,近看则笔笔分明,其法不乱为上乘。工笔之画,远看如粗笔,近看不柔媚造作。故好画虽粗而不乱,虽工而不软弱。笔力透入纸背,是用笔之第二妙处。第一妙处还在于笔到纸上能押得住纸,画山能重,画人能活,画水能轻方是押住纸,元气淋漓,笔留得住纸,而墨无旁沈,力透纸背是为上乘。《黄宾虹画语录》

 

丙申盛夏书于京东宋庄无为堂 保同

 

 

 

IMG_5719


释文:


从来墨法之妙,自董北范僧后然开其先,米元章父子继之。至梅道人守而弗失。石涛全在墨法上争之。渐师与石谿、石涛同时为僧,人称“三高僧”。渐师清逸,石谿整严,石涛放纵,揆诸笔墨各有专长。画学变迁时有升降,文以致治宜先图画。《黄宾虹画语录》

 

古画宝贵,流传至今以董、巨、二米为正宗,纯全内美,是作者品节学问、胸襟境遇,包涵甚广。如恽香山题画云:“画须寻常人痛笃方是好画。陈老莲每年终展览平时所积画,邀人传观,若有人赞一好者,必当时裂去,以为人所共见之好,尚非极品。此宋玉‘曲高和寡’、老子‘知稀为贵’之意。”《与顾飞书》

 

画中九友,不过吴梅村当日之友,偶为此歌,不足以论当时作乎。九友之中,当以李长蘅、程孟阳为最高。非鄙人左袒乡人,以腕力论之,其余皆所不逮。保同

 

节录黄宾虹画论数语 丙申夏 无为堂郭保同又题

 

 

 

IMG_5720


释文:


中国之画,其与西方相同之处甚多,所不同者工具物质而已。苏米崛起,以书法入画,为士夫画,始有雅格。画格当以士夫画为最高,因其天资、学力、闻见、鉴别与别人不同。文人画不必天资聪敏,学力深厚,闻见广博,鉴别精审。苟能明通用笔用墨之法,即章法不稳,不至恶俗,已胜于作家之精能。故论画者以能品为下。《与傅怒庵书》

 

大家不世出,或数百年而一遇,或数十年而一遇。而惟时际颠危,贤才隐遁,适志书画不乏其人,若五季之有荆浩、郭忠恕、黄筌、僧贯休,宋末有高房山、赵鸥波,元季有黄子久、吴仲圭、倪云林、王叔明,明亡有陈章侯、龚半千、邹衣白、恽香山、僧渐江、石溪、石涛,独辟蹊径,自成一家。《黄宾虹画语录》

 

明人谓画之南北二宗,唐时始分王维于思训,各为鼻祖,初不过欲为水墨丹青分派,丹青有迹象,水墨多脱化,以比禅宗之神香慧能,此董玄宰称之为画禅之旨。南北宗之分始于华亭工匠守成法,文人习空谈,不勤苦。卓然思翁一人,承先启后,耳闻目见,确有真据,所惜赵文度左只能诗文,沈士充、陆日为辈又次之,此华亭派不振之由。

 

黄宾虹画论节书 无为堂 郭保同

 

 

 

▎收藏热线: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END·
 

桑莲居艺术馆

赏书品画怡情性,鉴古知今识本真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郭保同艺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