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桑莲居|祥哥剌吉:公主的雅集

发布日期:2017-11-16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作者:王晶晶       浏览次数:555
核心提示:两个文化标签:皇姊图书&女性祭孔人

奉皇姊大长公主命题

 

重点:皇姊大长公主

 

 

135编辑器

 

孛儿只斤·祥哥剌吉

Sengge Ragi

 

祥哥剌吉(1284年-1331年),又称桑哥剌吉,元世祖忽必烈的曾孙女、元武宗之妹、元仁宗之姐、元文宗之姑。武宗时封“鲁国大长公主”,仁宗即位,进号“皇姊大长公主”。

 

她曾以公主身份主持祭祀过孔子仪式,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性祭孔人。她雅好收藏,于英宗至治三年(1323)三月暮春,在南城天庆寺召开了一次全国性的艺文书画鉴赏活动——“天庆寺雅集”。其藏品除法书之外,涉猎绘画种类也非常多,涉及宗教、山水、花鸟、墨竹、车马人物、鱼虫走兽等等各个方面。元代文学家、侍讲学士袁桷曾专门为她撰编《鲁国大长公主图画记》。目前有记载的有50件,其中存世的书画名品有18件,包括《游春图》及《黄太史自书松风阁诗》卷等。

家族关系

祖父:真金(元裕宗)

父亲:答剌麻八剌(元顺宗)

母亲:答己(昭献元圣皇后)

哥哥:海山(元武宗)

弟弟:爱育黎拔力八达(元仁宗)

丈夫:雕阿不剌(鲁王)

儿子:阿里嘉室利(鲁王)

女儿:卜答失里(元文宗皇后)

┖ 侄子兼女婿:图帖睦尔(元文宗)

 

 360截图20171116213021954

流水的皇上,铁打的公主

 

祥哥剌吉的名字,汉译为“狮子”。她的母亲、元顺宗后答己是元代第一位被追封的太皇太后,来自强大的弘吉剌部落。按照成吉思汗立下的规矩,弘吉剌部世代是他们的姻亲,女子立为皇后,男子会娶公主。这个部落女子生下的孩子,血统自然也高人一筹。

 

答己的长子海山,被立为太子,就是后来的武宗。即位后,他封母亲为太后,对妹妹祥哥剌吉公主也宠爱有加。

 

1307年,24岁的祥哥剌吉公主从大都北京下嫁到塞外草原。她的丈夫是弘吉剌部首领的儿子雕阿不剌。出嫁后不久,武宗就封自己的妹妹为“皇妹鲁国大长公主”,封妹婿为鲁王。

 

武宗即位不足4年就过世,他的弟弟仁宗登基。此时,祥哥剌吉公主的丈夫去世,只留下她和一子一女。仁宗对姐姐更加照拂,改其封号为“皇姊鲁国大长公主”。

 

说来也奇怪,那几任元朝皇帝都当不长。仁宗在位9年,后继者英宗3年、泰宗5年,再到文宗。但祥哥剌吉公主的地位却愈加显贵。她的女儿长大后嫁给了武宗的次子图帖睦尔,也是她的侄子。在后来的皇权斗争中,图帖睦尔即位为文宗,是元代历史上最崇尚汉文化的皇帝。他封自己的姑姑也是岳母为“皇姑大长公主”,祥哥剌吉既是皇亲,又成了国戚,备受尊崇。

 

这种重视,从赏赐上就能看出。身为皇妹、皇姊与皇姑,祥哥剌吉公主所受的封号已经超过元代其他各位公主,此外她还屡受厚赐。当时祥哥剌吉公主有自己的汤沐之地,这些地方的岁入,都是归她支配的,从武宗到文宗,尤其是文宗,屡屡给她赐钱,仅文宗时有史料记载的,就有7万锭之多。强大的经济实力,为她的书画收藏提供了很大支持。

 

《皇妹大长公主祭孔庙碑》

大长公主祭孔碑(网络图)

 

两次遣使,是史载祭孔的唯一女性

 

虽说元朝是“马背上打天下”,但入主中原之后,不可避免地受到汉文化的影响。元世祖忽必烈时,曾特地将南宋内府所藏典籍书画从杭州运到大都,成为皇室收藏。到了祥哥剌吉公主所在的时代,皇室与汉人文化的接触更为频繁,受其影响更深。

 

祥哥剌吉公主是蒙元上层中汉文化的推崇者。公主28岁时,丈夫去世。按照蒙元“收继婚”的制度,女子成了寡妇之后不外嫁,而是成为丈夫族内其他男子的妻室,可能是弟弟,甚至可能是继子。祥哥剌吉公主却用实际行动反抗了这一制度。丈夫死后,她没有再嫁给弘吉剌部其他贵族,而是如同一个汉族女子一样,为夫守寡,抚养子女,终身未再嫁。

 

她不但遵循着汉文化,并且以己之力弘扬和保护汉文化,笼络汉族文人。

 

也是“天时、地利、人和”,祥哥剌吉和丈夫所受封的“鲁国”,恰巧就是中国儒家文化的发源地。他们夫妇的汤浴邑,就是孔子故乡山东曲阜所在的济宁路一带。祥哥剌吉公主对孔子尤其敬重,命人绘制圣人的画像,用金书亲自题字于画像左侧,悬挂于居所,时常瞻礼。她还把当地的庙学改建为儒学,现在有一块《全宁路新建儒学记》碑保留了下来。碑文中记载:“今皇姊大长公主,嘉惠斯文,以教道结人心。”翻译过来就是:祥哥剌吉公主贤惠斯文,弘扬文化,团结人心。

 

祥哥剌吉最为人瞩目的,恐怕要数两次派使者前往孔庙祭祀了。在曲阜孔庙大成殿前的十三碑亭内,就有两通大长公主祭孔碑,至今在立。这是孔庙内仅有的两通女性祭孔碑。碑文赞扬孔子的儒家教化,并禁止他人亵渎孔氏家族的林木土地,表现蒙元皇室对儒家文化的推扬与保护。

 

皇姊图书
皇姊珍玩

祥哥剌吉的私人鉴藏印:皇姊图书、皇姊珍玩

 

 

公主的雅集:天庆寺雅集

 

祥哥剌吉公主成了中国历史上少见的女性收藏家。她模仿汉人的赏鉴与收藏行为,于她所收藏的书画作品钤上私人鉴藏印,请文臣观览并书跋语。在传世的古代书画作品上,偶尔可见“皇姊图书”和“皇姊珍玩”二印。

 

1323年,祥哥剌吉公主在大都城南的天庆寺举行了一场著名的文人雅集,汉人、蒙人、色目人齐聚一堂,鉴赏、品题她所收藏的中国古代书画作品。

 

雅集是中国古代士大夫以文会友的重要方式。最著名的如东晋王羲之、谢安等的兰亭雅集。祥哥剌吉公主的风雅不减晋人,据参加了这次雅集的袁桷(jué)记载,暮春三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公主赐宴,满桌的山珍海味,大家都彬彬有礼,各自执礼尽欢,没有谁强迫谁饮酒,也没有谁敢恣意放肆,一派文雅祥和的气氛。等到酒喝得差不多了,公主拿出图画若干卷,请在场文臣鉴赏品题,标示年月。

 

松风阁 局部

皇姊图书-乾隆御览之宝

黄庭坚《自书松风阁诗》卷首钤“皇姊图书”印

 

祥哥剌吉公主当时请的不少汉族文人,都是经常来往的老熟人,比如袁桷、冯子振等人,从流传下来的公主藏品里经常可以看见他们的题跋。

 

袁桷是浙江宁波人,20岁就以才学当上丽泽书院山长(古代山长相当于校长)。成宗年间开始在朝廷任职,后来更是受到仁宗与英宗的重用,曾任翰林待制、集贤直学士、翰林直学士、翰林侍讲学士等职。他是元朝的大笔杆子,当时的朝廷制册、勋臣碑铭,多出自他之手。朝堂之下,他与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孟頫、黄公望、王蒙、倪瓒,以及邓文原、虞集、柳贯等著名文人皆有来往。柳贯、邓文原等也为祥哥剌吉公主题过书画,很可能就是袁桷引荐。

 

天庆寺雅集举办时,袁桷已官拜翰林直学士,两个月后被升为翰林侍讲学士。但当年8月,发生了南坡之变,英宗被杀,袁桷不愿卷入政治纷争,辞官返归故里,参加雅集可说是他一生中最位高权重之时。

 

冯子振也是祥哥剌吉公主经常来往的文人。他写得一手好行书,曾与元代书画家赵孟頫为集贤院同事。天庆寺雅集举办时,冯子振已经退休,还被特邀过来,从中也可看出祥哥剌吉公主对他的看重。

 

黄庭坚《自书松风阁诗》卷后十多位元人题跋,其中袁桷跋文见于文集,是属公主所藏书画,亦得想象公主雅集士人题跋盛况。

 

 

 

皇姊图书,印证公主的收藏

 

  祥哥剌吉公主到底收藏了哪些宝贝呢?现在只能从这些文人的记录中找到吉光片羽。袁桷提到过约40件书画作品,包括唐宋书法、宗教画、山水画、花鸟画、人马走兽、龙鱼杂画等,其中以宋画为多,包括黄庭坚、宋徽宗等名家手笔。

 

  最值得一提的,应该是题有宋徽宗瘦金书法的《展子虔游春图》。展子虔是隋代著名画家,他的山水画被形容为“远近山川,咫尺千里”,《游春图》更被认为是中国山水画的开山之作。此图描绘了江南二月桃杏争艳时人们春游的情景,全画以自然景色为主:青山不老,江流无际,花团锦簇,一派美好的湖光山色。

 

隋 展子虔 游春图 卷 绢本设色(局部)

隋 展子虔 游春图 卷 绢本设色(局部)01
(传)隋 展子虔 游春图(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卷后,祥哥剌吉公主邀请众文人题写品鉴。冯子振题诗:“春漪吹鳞动轻澜,桃蹊李径葩未残。红桥瘦影迷远近,缓勒仰面何人看。高岩下谷韶景媚,瑟瑟芳菲韵纤细。层青峻碧草树腾,照野氍毹摊绣被。”诗人赵岩和张珪则赞美画中景色犹如蓬莱仙境:“暖风吹浪生鱼鳞,画面仿佛西湖春。”

 

隋 展子虔 游春图 卷 冯子振题跋

隋 展子虔 游春图 卷 赵岩题跋

(传)隋 展子虔 游春图 卷 题跋二则

 

  祥哥剌吉公主似乎非常钟爱细腻生动的宋代花鸟画,藏品里有北宋崔白的《寒雀图》、赵昌的《写生蛱蝶图》、梁师闵的《芦汀密雪》,南宋谢元的《折枝碧桃图》等,这些作品上都钤有“皇姊图书”之印。其中,赵昌的《写生蛱蝶图》卷后有冯子振奉祥哥剌吉公主的命题。明末收藏家董其昌确认了冯子振的题跋,写道:“赵昌写生曾入御府,元时赐大长公主者屡见冯海粟跋,此其一也。”

 

  除了前代书画,祥哥剌吉公主对当时的作品也很重视。王振鹏便是她赏识的当世画家。王振鹏是浙江温州人,擅长人物画和宫廷界画(在作画时使用界尺引线,故名界画),被元仁宗赐号为“弧云处士”。

 

元 王振鹏 龙池竞渡图
元 王振鹏 龙池竞渡图(局部)

 

  虽然李治安教授说,历史记载中没有明确证据表明祥哥剌吉公主如何影响元代帝王的汉文化修养,但从结果来看,她的侄子兼女婿、元文宗图帖睦尔无疑是一位崇尚汉文化的皇帝。他创设了与文臣谈书论画、鉴赏品评的奎章阁,并像祥哥剌吉一样,专门造了两方鉴藏的宝玺:“天历之宝”和“奎章阁宝”,积极地收藏与赏鉴中国书画,赵干的《江行初雪图》、宋徽宗的《蜡梅山禽图》都是他的珍藏。

 

宋徽宗 腊梅山禽图
宋 赵佶《腊梅山禽》

 

  由此看来,元代公主和皇帝的收藏品位,都不差呢。

 

 

作者:王晶晶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回顾

2016年,台北故宫博物院根据收藏印「皇姊图书」,整理出一批蒙古公主祥哥剌吉及其女婿元文宗以及元顺帝收藏的43件书画作品展出。现节选一二,以作补充。

 

罗汉图1

宋 刘松年 画罗汉

 

刘松年《画罗汉》轴院藏有三轴,尺幅与构图概念相近,应是成组之作。各轴幅画幅均有「皇姊图书」印,为祥哥刺吉公主藏品,此次展出其中两轴。此轴罗汉所在空间非户外野地,而是庭园一角。画面引人注目之物,就是一座斜向置放的三连屏风,画中罗汉即侧身坐于屏风前的圆凳。持经卷请益的侍者,身形明显小于坐在圆凳上的罗汉。此组三轴构图都讲究中轴效果,多能表现这组罗汉图有意强调罗汉的单尊形象。

 

宋 刘松年 罗汉图2

宋 刘松年 画罗汉

 

此轴也是刘松年《画罗汉》三幅画轴之一,「皇姊图书」印钤于在画幅的右上角。此轴幅中画巨大石屏座,罗汉居中轴,沉静地正面坐于铺有华丽毡毯的石台上,前有蛮人捧著珊瑚宝珠供奉在旁。画中石屏虽然庞大,却未有压迫量感。画家成功地藉由罗汉头光部分的浅色处理,稍稍减轻了石屏重量。此外,罗汉身上袈裟与所坐毡毯,其上华丽的色彩也成功凸显了罗汉所在,为看似肃穆的山石背景增添不少活力。

 

宋,李唐,江山小景(局部),49.7x186.7cm

宋 李唐 江山小景(局部)

 

此卷并无李唐签款,有一方祥哥刺吉公主的残印在画卷末缘上端。此卷中描绘一段沿江的山水景观,山中有各式建筑与山径穿绕,江上亦见船帆往来,人物活动丰富多样。画中山体以深浓轮廓线勾勒,藉石青与石绿烘染质面,间以简略皴笔构成凹凸,营造出坚实的山石效果。此一画风特色虽是与两宋之际李唐、萧照相近,但用笔更近阎次平,推测是近于第二代南宋院体画风之作。文献曾载公主藏有萧照《江山图》,或与之有关。

 

传宋 徽宗 独鹤图

(传)赵佶 独鹤图

 

依据文献记录,祥哥刺吉公主藏有多件宋徽宗作品。此开正中画鹤一隻,前后夹有两段宋徽宗瘦金书体题诗,一题「翘足」、一题「理毛」。鹤採回首啄羽姿态,符合「理毛」文字内容。画幅上有「御书」、「宣和」连珠印,并有传为贾似道「悦生」葫芦形印一方,显然有意用以连结徽宗曾作六鹤图的轶事。瘦金书风略显柔弱,推测为后人追摹,但仍能援以想像宋徽宗的传称画作。

 

 

 

编辑说明

图文来源网络,内容有所删节。

桑莲居整理汇编,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