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桑莲居|那位在《张珩书画鉴定审查报告》重笔一落的“韩老”,你认识吗?

发布日期:2018-08-09      来源:网络      作者:万君超       浏览次数:1163
核心提示:鉴定“通才”韩慎先

 

1962年经国务院批准,文化部国家文物管理局成立“古代书画鉴定小组”,基本人员有:谢稚柳(上海市博,代表鉴定的一个支派)、韩慎先(天津市文化局,鉴定品种角度广泛,在鉴定书画的同时,难免有其他文物要求鉴定,韩老对铜器、瓷器、玉器、碑帖杂件均有相当水平,在现有的书画鉴定人员中,最为广泛)、张珩(代表鉴定的另一个支派)、故宫一人(由于故宫工作安排,拟于徐邦达、刘九庵二人中,经常有一人参加)。张珩任组长。

见《张珩书画鉴定审查报告》(湛然拍卖)有如上记载,而名单里特特说明的韩慎先又极为陌生。由是遍寻网络,方知夏山楼主不但是知名京剧票友,还是新中国早期书画鉴定权威之一,得意弟子苏庚春亦是著名书画鉴定家。惜突发脑溢血辞世,未有书画、戏剧方面专著流传后世。现择万君超先生《鉴定通才韩慎先》一文以飨观者


图1

韩慎先像

|

 

 

鉴定通才韩慎先

 

韩慎先(1897.2—1962.5)名德寿,字慎先,以字行。祖籍安徽,出生于北京。韩家祖上原来是为清代皇家看管皇粮、储存京官俸米,韩家还在京、津开设钱庄、当铺、果子局(批发南北干鲜果)和经营房产。韩慎先之父韩麟阁(?—1930)早年曾供职于吏部,平生喜京剧和古玩书画,与京剧大师王瑶卿是莫逆之交。韩慎先从小受家中风雅濡染,亦喜收藏和京剧。当年王瑶卿在梨园界辈分极高,有“通天教主”之称。时金城(拱北)、姚华(茫父)、王云(梦白)、汤涤(定之)等北京画坛名家,古董界大佬马霁川、杨秉衡、萧文炳等人均是王家座上客。韩慎先时常随父出入王家,耳濡目染其间,这对他后来的书画和古玩鉴藏获益非浅。韩麟阁教子甚严。某次,一古玩店送来韩家一幅宋画拟售。韩麟阁怀疑是逊清故宫中盗出之物,并告诉韩慎先:“此物来路不正,不可购买。今后亦应注意。”

 

夏山高隐图轴

[元] 王蒙

绢本设色  纵149cm 横63.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韩慎先约二十岁时,在北京琉璃厂一书画店中,购得一幅元代王蒙绢本设色山水《夏山高隐图》轴,是王蒙的绢本山水真迹。因此图未见历代鉴藏著录,又王蒙传世皆是纸本,故当时怀疑者甚多。韩独具慧眼,力排众疑,鉴为真迹,毅然以重金购藏。不久之后,韩慎先又在天津一友人处见到王翚临《夏山高隐图》轴,即以一幅文徵明山水图与之交换而得。遂名其斋曰“夏山楼”,自号“夏山楼主”。1918年后拜天津名画家马家桐学画,山水宗“四王”和恽寿平。

从此韩慎先鉴定古书画之名,一时传遍南北。眼光与胆识也颇为同辈所推许,有同道友人每得一件古代书画,皆携之韩家请为鉴定。他每在鉴定为伪作之后,却先不说穿。径自走到内室,取出自藏同一作者之另一作品,与伪作同时悬挂于壁上,使对方自行比对,他则从容落座等候藏家自行结论。过了些时间,藏家已经默认所买的书画确是赝品以后,他才一五一十为之指明,并从纸绢、笔法、题跋、印章、装裱诸方面加以分析。

一个鉴定家或收藏家,能够看出“大开门”作品的真伪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好眼力。韩慎先却能从旧残之作中发现精品,能从众口一致的“赝品”中鉴出真迹,这绝非是“猜谜”、“中奖”或碰运气。苏轼《古木怪石图》卷(又名《木石图》,今为日本私人收藏)上并无苏氏名款或印章,隔水绫后有苏之友人刘良佐及米芾书题诗。但此图历代未有著录。画上有明代黔宁王沐英之孙沐璘等鉴藏印十余枚,又有多枚残印不辨。而米芾之诗又不似题苏画诗:“四十谁云是,三年不制衣。贫知世路险,老觉道心微。已是致身晚,何妨知我□。欣逢风雅伴,岁晏未言归。”米诗中的“四十”应是言自己虚岁四十岁(元祐四年已巳,三十九岁),该年六月十二日,苏轼赴杭州任职途中,曾到润州(今江苏镇江)寻访过米芾,并鉴赏米氏所藏“二王”、张旭、怀素等墨迹,故米诗中有“欣逢风雅伴”。此图极可能是当时苏轼与米芾雅集时所作,米诗应是纪事诗或咏怀诗,而非纯粹的题画诗。而黔宁王府收藏书画品质极高,其大部分藏品来自于洪武内府(多来自于元内府)赏赐,另一部分则是沐昂、沐璘父子陆续购藏,且多由高人“掌眼”,故明代沐氏家族书画收藏在鉴藏史上享有盛名。

 

苏轼 枯木竹石图 紙本 水墨 26.5×50.5公分

古木怪石图(木石图)

[宋] 苏轼

纸本墨笔

日本私人藏

 

苏轼《古木怪石图》在民国年间肯定也是“天价”,故当时诸多鉴藏家在看过之后亦难以定夺。韩慎先当年购入此画的详情,今已无法了解。但像他这样的大买家或“豪客”,书画店或古玩店应该允许他先带回家研究,如认可则买,否则退回无妨。《古木怪石图》的鉴定关键是米芾题诗是否真迹?而刘良佐的题诗是“孤迹”,无法比对真伪。该图卷的纸张、墨色、装裱、鉴藏印等的真伪,精于此道之人大多能予鉴定判别。韩慎先最终经过目鉴和考鉴,认定米芾书法和《古木怪石图》均是真迹,而此图起码也是最接近于苏轼真迹之作,遂毅然购下此图。今鉴定界和绘画史学界多认为:“无款印。据后刘良佐、米芾诗题,知为苏氏之作。”(见徐邦达《中国绘画史图录》、伍蠡甫主编《中国名画鉴赏辞典》)《古木怪石图》后转让给了藏书家、古钱币收藏家方雨楼,而方氏后来又高价转卖给了日本藏家。

韩慎先好友许姬传(长期任梅兰芳私人秘书)、许源来兄弟,出身浙江海宁书香世家,其祖父为著名藏书家、学者许梿(1787-1862)。许氏兄弟均工擅书法,亦喜收藏古书画。许姬传在北京某古玩店中购到一幅陈洪绶《双钩竹石图》轴。此图装裱极差,且已有残损,亦缺轴头。画上仅有“洪绶”二小字款署于竹根之旁,下钤一小印。陈洪绶几无双钩墨竹传世,故见者皆怀疑非真迹。许姬传购得之后也是将信将疑,难鉴真伪,遂携此画请韩慎先鉴定。韩一见即定为真迹,且明言应是陈老莲早年临仿元人张逊风格的双钩竹。因为老莲自己的双钩竹叶多短而圆,而张逊双钩竹叶修长瘦细。陈氏花鸟画中的双钩竹叶实是从张逊“变异”而来。后来许姬传曾对人言:“慎先以善歌谭派名于世,乃掩其鉴定书画之才。”

 

许姬传(左)、许源来(右)与梅兰芳

许姬传(左)、许源来(右)与梅兰芳

 

1950年后,韩慎先好友梅兰芳向时任天津文化局局长的阿英推荐,韩遂被聘为天津文化局和天津历史博物馆顾问。另还负责海关出口文物的鉴定,期间查获了许多欲私携外流的珍贵文物。后又负责筹建天津艺术博物馆,1961年担任副馆长。先后为天津艺博征集到唐摹本王羲之《寒切帖》、苏汉臣《婴戏图》、马远《月下把杯图》、扬无咎《梅花图卷》、唐寅《菊花图》轴、八大山人《河上花图》卷等许多传世名迹。其中《寒切帖》颇具传奇性。据说韩慎先偶然在古董摊上见到一个紫檀像框,因做工精致而购下。回家后发现竟在像框内照片后面藏有《寒切帖》,如获至宝。此帖后来几经易手,最后还是被韩慎先为天津艺术博物馆购藏。

 

王羲之《寒切帖》纸本章草 25.6×21.5cm 天津博物馆藏

王羲之寒切帖

唐摹本

纸本章草  25.6cm  横21.5cm

天津艺术博物馆藏

 

1962年经国务院批准,文化部国家文物管理局成立“古代书画鉴定小组”,由北京张珩、上海谢稚柳、天津韩慎先为组员,张珩任组长。在三人中,韩慎先对北方地区公私收藏古书画和瓷器的情况尤为熟悉,故对文博机构藏品的真伪鉴定起着关键作用。同年4月底,三人奉命在北京集合,准备前往东北三省和天津等地鉴定文博机构所藏的古代书画。不料5月1日下午,韩慎先在北京新侨饭店突发脑溢血,后急送北京同仁医院抢救无效而逝世,享年六十五岁。而韩麟阁当年也是在北京“全聚德”烤鸭店与友人宴叙时突发脑溢血而辞世。父子两人或有高血压病遗传?

韩慎先生前曾想将平生所鉴赏和收藏过的古书画,著录为《夏山楼画鉴》,可惜因突然辞世而未能如愿,所以他没有鉴藏著录传世。韩慎先主要鉴藏印有:北平韩德寿审定真迹印、夏山楼藏书画记、慎先秘笈之印等。根据有关资料和鉴藏印,韩慎先曾收藏有:苏轼《功甫帖》、米芾《章侯茂异帖》(又名《恶札帖》)、《道祖帖》、被誉为“传世第二宋拓本”《九成宫》(今藏北京故宫);元白珽《武林胜迹序》卷(今藏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徐渭《墨葡萄图》轴(今藏北京故宫)等。张大千《大风堂书画录》中也著录有韩慎先旧藏张雨《句曲外史诗翰》轴(今藏上海博物馆,名《行书自作诗》)、渐江(弘仁)《黄澥蟠龙松》轴(今为美国私人收藏)。韩慎先与景朴孙、张珩、张大千、叶恭绰等人颇为相似,藏品的留藏时间皆不长。在曾经赏玩和拥有过后,如遇到更为心仪之物,或是经济等方面原因,则随即将之变现或与人交换。既不恋物,更不为物所累。凡人皆是过客,而器物永远会有主人。这其实也是一种非常洒脱的收藏境界。

 

行书章侯帖页

章侯帖(恶札帖)

[宋]米芾 

纸本墨笔

上海博物馆藏

 

韩慎先十几岁时即以“富公子”身份涉足鉴藏界,后来自己也开过达文斋古玩店,所以他对书画、碑帖、青铜器、瓷器、玉器和古籍等无一不精,可谓少有的鉴定“通才”。他曾对人戏言道:“因为我过目的东西多,所以眼‘富’;而你们看得少,所以眼‘穷’。”韩慎先除了天生一双慧眼外,他还刻苦读书。笔者曾见过一份他生前的部分藏书目录,计有古今书画著录和研究专著、金石考古、工具书、古代笔记等近三百种千余册。前辈如此勤奋用功,令后学汗下。“不读书人,不足与言鉴藏。”真乃千古不易之言也。

 

附 录

 

天津博物馆收藏有苏汉臣的《婴戏图》(图2),绢本,设色。纵18.2厘米,横22.8厘米。

婴戏图页

[宋] 苏汉臣

绢本设色  纵18.2cm 横22.8cm

天津艺术博物館藏

 

马远《月下把杯图》

月下把杯图 页

[宋] 马远

绢本设色  纵25.7cm 横28cm

天津博物館藏

 

墨梅图页 宋 杨无咎 绢本墨笔尺寸:画芯23×24厘米,外围41×33

梅花图页

[宋] 扬无咎

绢本墨笔  画芯23×24厘米

天津博物馆藏

 

菊花图 唐寅

菊花图 轴

[唐] 唐寅

纸本墨笔 纵138cm 横55.5cm

天津博物館藏

 

 

清朱耷《河上花图卷》纸本,墨笔。纵47厘米,横1292.5厘米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

河上花图卷

[清] 朱耷

纸本墨笔  纵47cm 横1292.5cm

天津博物館藏

 

宋拓唐九成宫醴泉铭(库装本)b

宋拓唐九成宫醴泉铭(库装本)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水墨葡萄图》轴,明,徐渭绘,纸本,墨笔,纵 165.4cm,横 64.5cm。

墨葡萄图

[明]徐渭

纸本墨笔 纵165.4cm 横64.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编辑说明

文图来源于网络。

桑莲居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稿:2251797470@qq.com

 

往期回顾

仲威:碑帖拓本面面观

邓以蛰:不只是稼先之父,亦是美学大家

邓石如:横着双眸看太虚

陈介祺:一代金石家的学术艰辛与痛楚

钱君匋:吴昌硕刻印的代庖者

出游前,你忙着做攻略,古人却忙着画画

朱光潜:谈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