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桑莲居|林霄:徐有贞自用印真伪考辨

发布日期:2018-08-26      作者:林霄       浏览次数:1257
核心提示:印鑒鑒定是處於輔助地位的,筆跡真,可以鑒真,但印章真,卻不一定能判真。因為近代鋅板仿印的都可能將印鑒做到毫釐不差。或者作者去世后,後人或者學生也有可能在偽跡上鈐真印。偽印,也不一定書法就是偽跡,經常有作者原沒有鈐印,但後世藏家畫蛇添足加上偽印,也是常有的事。雖然如此,作為輔助地位的印鑒,在一些特殊場合,卻有可能起到一錘定音的決定性作用。這裡不再展開討論。

作为收藏大家的林霄先生,倾力收藏二十年,涉及西洋油画、古代书画、玺印、青铜器领域,尤其在明代书法领域已成令人瞩目的体系。同时还潜心研究艺术史与鉴定,十几年来已发表许多研究鉴定论文,如《以笔迹学方法重鉴祝允明》《王翬晚年的艺术赞助者蔡琦考》《王宠陈淳师承祝允明新证据》《宋克未解之谜》《宋克四体陶诗双胞案新辨》《论功甫帖正是安岐著录本》《答王朴仁关于功甫帖的科学辨证》《功甫帖纸张检测报告的说明》《徐有贞自用印真伪考辨》《米万钟卒年新考》,与傅申先生合作《弗利尔美术馆藏梦仙草堂图卷作者新辨》等。林霄先生艺术史论文的特点是证据充分,逻辑严谨,每一篇都能够解决一个历史问题。

 

“香港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是林霄、陈钦夫妇于数年前成立慈善机构,不仅捐赠给浙江大学艺术考古博物馆重要文物,而且每年拿出一笔资金资助年轻学者的书法史研究项目,资助著名的《书法研究》杂志复刊及相关领域的学术研讨会。林霄先生深以为:文物要公开、要研究,才能确认并实现其价值。秘藏起來,成为“死宝”,也就无所谓其价值。

 

徐有貞自用印真偽考辯

林 霄

               

 

圖1,徐有貞《水龍吟·游靈岩洞》,近墨堂書法研究基金會藏

 

图1,徐有贞《水龙吟•游灵岩洞》,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藏

 

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藏有一件徐有贞草书《水龙吟•游灵岩洞》立轴(图1)。这件草书奇逸遒劲,极富个性。

徐有贞在明代历史上是大人物,原名徐珵,字符玉,号天全。一生起伏极大,曾经帮助明英宗复辟,导演了夺门之变,封武功伯兼华盖殿大学士,独揽大权。又因进言皇帝致使功臣于谦被杀而被历史记上污点,后被石亨等人诬陷,被贬云南为民,性命随时不保。直至石亨败,成化初年才得以放归吴县,悠游林下。其书法被文征明评为当朝第一,更是培养了外孙祝允明,指导其书法。作为吴门书派先驱,居于主盟地位。

此立轴材料极佳,为淡绿染色云母粉笺,纸面光滑细腻而且紧密,款识云:

“右同侗轩大参、完庵佥宪诸老同游灵岩洞,填水龙吟,书似石田亲家,天全”。

侗轩是祝允明的祖父祝灏,完庵是沈周的老师刘珏,并写给亲家沈周(徐有贞孙女嫁给了沈周儿子)。无年款,但根据诗的内容以及祝灏、刘珏皆致仕的时间推算,大致书于成化年间晚年回乡后。钤朱文印:“东海徐元玉父”。草书《水龙吟•游灵岩洞》一首,记与祝灏、刘珏一同远游灵岩洞并作词。感叹世事难料,终得以脱离宦海恶斗,归乡终老,词中有句表达了这时的心境:

“也莫管吴越兴亡为它烦恼,是非颠倒,古与今一般难料,叹宦海风波,几人归早,得在家中老。遇酒美花新……”

 

 

 

这件立轴2011年出现于北京的拍卖会,为谨慎起见,我找出上海博物馆编撰的《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对照,其上的一方“东海徐元玉父”与这方章形制印文相同,但很明显不是同一方(图2)。会是假的吗?以书法本身水平之高、书写速度之快来判断,不可能有作伪者能达到这样境界。王世贞评其《灵岩胜游卷》“如剑客醉舞,僛僛中有侠气”(注1),僛僛,醉舞欹斜之态,王世贞所评徐武功书风正与此轴相合。所以顾不上印章的疑问,决定先拿下,再研究。当场我就把货提了,于是开始回家查资料,做研究,希望将印章的疑问弄清楚。

 

圖2,左《水龍吟·游靈岩洞》,右《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徐”字雙人旁的筆畫角度,可明顯看出來不是同一方

图2,左《水龙吟•游灵岩洞》,右《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徐”字双人旁的笔画角度,可明显看出来不是同一方。

 

以印章形制以及钤印的效果看,这方章很可能是铜章或者玉章,所以不太可能出现一稿多章的情形,所以至少有一方是伪印。

于是根据《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的线索,来探寻印鉴的来源:印鉴取自苏州博物馆藏刘珏《烟水微茫图》轴(图3)。此图在劳继雄所编《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中记录了七人专家小组的鉴定结论:“真迹、精”(注2)。但本人细审此图,却关注到一些不细查不易发觉的谬误。

 

圖3,劉玨(款)《煙水微茫圖軸》,蘇州博物館藏

图3,刘珏(款)《烟水微茫图轴》,苏州博物馆藏

 

此画风格与刘珏标准具有相当的距离,另外画面显得偏窄狭长,左下角坡石显得逼迫,感觉左边水面空间留的不足,所以很可能是整幅画的左边被裁掉了一条。其上方空白处偏左题有刘珏题款赋诗:

“烟水微茫外,舟行一舎余,既觅沈东老,还寻陶隐居,冰弦三迭弄,茧(纸)雪八分书,醉和阳春曲,空疎愧不如。刘珏画并次韵”。

刘珏题识的上方整个空白处,是徐有贞题跋:

“风逆客舟缓,日行三里余,遥知有竹处,便是隐君居,诗中大痴画,酒后老颠书,人生行乐尔,世事其何如。成化丙戌长至后,偶与廷美佥宪访启南亲家于有竹处,逆舟溪风而上,卯至申乃至。主人爱客甚,尽出所有图史与观,乐而赋此,识岁月云。天全公有贞”。

钤印正是《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里的“东海徐元玉父”朱文印。但这件作品,除了疑似左边原款识被裁掉之外,刘珏与徐有贞书法,还有很多疑点(图4)。

 

圖4,《煙水微茫圖》局部

图4,《烟水微茫图》局部

 

首先,刘珏是画作者却题写:“刘珏画并次韵”,而依的是徐有贞的诗韵。这就奇怪了,总不会先有了徐有贞的题诗,刘珏再画画题诗的吧?这种情况历史上也有可能发生,依据某人的诗作画,然后再找原诗者题,但是一般会有说明。再看刘珏的书法,整体行气不顺,其中不少字大失水平。刘珏的标准件小字可以比较以下标准件:

1,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刘珏《清白轩图》(图5),其上有沈周祖父沈孟渊、沈周父亲沈恒吉、沈周等人的题诗,是刘珏标准件。

 

圖5,劉玨清白軒圖,台北故宮藏

图5,刘珏清白轩图,台北故宫藏

 

 

 

 

2,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赵孟俯《酒德颂》卷后徐有贞、陈鉴、刘珏题跋(图6),也可以作为刘珏小行书标准。

 

圖6,趙孟頫《酒德頌》後徐有貞、陳鑑、劉玨題跋,故宮博物院藏

图6,赵孟俯《酒德颂》后徐有贞、陈鉴、刘珏题跋,故宫博物院藏

 

3,辽宁博物馆藏沈周《魏园雅集图》(图7)其上祝灏、魏昌、刘珏等人题诗其上。

 

圖7,沈周《魏園雅集圖》,遼寧省博物館

图7,沈周《魏园雅集图》,辽宁省博物馆

 

《烟水微茫图》上的刘珏款识,虽字形与刘珏标准件有点相似,但书法结字、笔法水平有相当距离,如“微、陶、一、三、迭”等字,行笔动作皆不到位(图8)。

 

圖8,左《煙水微茫圖》劉玨書法與標準《酒德頌》題跋的比較

图8,左《烟水微茫图》刘珏书法与标准《酒德颂》题跋的比较

 

若要说刘珏题字的行书与标准有所距离,那么上方的徐有贞题跋草书,就更是毫无章法,甚至许多是不成字的怪书。

比如“诗、书、行乐耳、长至、有竹处、爱、出所有、与观乐、事其何如”等字,多不合草法,或连笔恶俗,绝非徐有贞这样的书法大家会犯的毛病(图9)。

 

圖9,徐有貞(款)題《煙水微茫圖》許多不合規範的字

图9,徐有贞(款)题《烟水微茫图》许多不合规范的字

 

其中还有文意不通的句子“逆舟西风而上,卯至申乃至”,明显其中有错。

所以整件《烟水微茫》问题太多,很可能是被改款的伪作。然后从某件有徐有贞、刘珏唱和的作品上抄来文本,写在了画的空白处。

仅仅是怀疑,若不能找到《烟水微茫图》上徐有贞、刘珏诗作的文本来由,终不能定案。于是决心查找一番,功夫不负有心人,忽然灵光一现,找到了出处。原来苏博刘珏《烟水微茫》上的文字,皆来自《珊瑚网》著录的《石田有竹居画卷》(注3)。依据《珊瑚网》著录,此沈周画卷,先是徐有贞题诗,然后刘珏、王鏊、文林(文征明父亲)、吴宽、陈璚(陈淳父亲)、杨循吉等十人十一次,纷纷步徐有贞原韵,这是文人们最常玩的唱和游戏。只可惜此件原作没有流传下来。刘珏诗后落款是:“次徐武功访沈启南诗韵”,而在《烟水微茫图》上被改成了“刘珏画并次韵”,变得不伦不类。诗中一句“雪茧八分书”也被错写成了“茧(纸)雪八分书”则不合平仄。徐有贞原诗后面的题记是:

“余与廷美,同访启南亲家于有竹别业,两舟逆溪而上,卯至酉乃达,主人爱客甚,尽出所有图史与观,乐而赋此,识岁月云。成化三年长至日,天全翁有贞书”。

“卯至酉乃达”意思是,卯时船就到了,到酉时才找到沈周有竹居(找地方花的时间有点夸张,也有可能《珊瑚网》的刻本错误,因为我查的是四库本)。徐有贞后面又题了一首诗,其中有句:“舟到逢人问,竹深迷所居”,便明白“卯至酉乃达”的原因了。结果在《烟水微茫图》中被错抄成“卯至申乃至”,还有丙戌是成化二年,《珊瑚网》著录的是成化三年,明显是刻意作伪。

徐有贞书法的标准件也可以找到有几件:

 

 

 

《停云馆帖》文征明父子所刻,有徐有贞一开刻帖(图10)。草书笔法面貌与《水龙吟•游灵岩洞》非常一致。

 

圖10,《停云館帖》刻徐有貞書法

图10,《停云馆帖》刻徐有贞书法

 

 

 

 

国家博物馆藏沈周早年绘画《桃花书屋图轴》(图11。注4),沈周画自家读书处,回忆与去世的弟弟沈继南一起读书的日子,写下一首伤感的诗。其上方空白处徐有贞题诗,还有沈周的老师陈宽的题诗。

 

圖11,沈周《桃花書屋圖》局部,國家博物館藏

图11,沈周《桃花书屋图》局部,国家博物馆藏

 

小隐新成水北湾,桃花千树屋三间,读书不作求名计,时复褰帷只看山。

从画到题跋可以相信都是真迹。虽然此画很多残破之处,以至于文字泐损严重,但徐有贞的钤印倒是清晰,其“东海徐元玉父”也正是与《水龙吟•游灵岩洞》的钤印是同一方。另一方“武功”圆形章,还有引首章“省斋”都是徐有贞的标准印鉴,与上海博物馆藏徐有贞《有竹居歌》上的印章相同。

符合这两方标准印鉴的徐有贞书法还有:

1,北京故宫藏徐有贞致韩雍书札《别后帖》(图12),其上钤有“东海徐元玉父”印,与《水龙吟•游灵岩洞》上的钤印是同一方(图13)。

 

圖12,徐有貞《別後帖》故宮博物院藏

图12,徐有贞《别后帖》故宫博物院藏

 

圖13,左《水龍吟游靈岩洞》,中《桃花書屋圖》,右《別後帖》三件為同一方印章。

图13,左《水龙吟游灵岩洞》,中《桃花书屋图》,右《别后帖》三件为同一方印章。

 

2,上海博物馆藏徐有贞《有竹居歌》(图14)。其上引首章“省斋”,圆形“武功”印,与标准件相符。所以《有竹居歌》上的其他印章也都是徐有贞的真印(图15、图16)。

 

圖14,徐有貞《有竹居歌》,上海博物館藏

图14,徐有贞《有竹居歌》,上海博物馆藏

 

圖15,“武功”圓章左《桃花書屋圖》,右《有竹居歌》

图15,“武功”圆章左《桃花书屋图》,右《有竹居歌》

 

圖16,左3、4、5章取自《有竹居歌》右“省齋”取自《桃花書屋圖》

图16,左3、4、5章取自《有竹居歌》右“省斋”取自《桃花书屋图》

 

上述徐有贞真迹,显现的书法特征是一致的,所以也可以依据徐有贞的笔迹学特征,辨别出徐有贞故宫博物院藏赵孟俯《酒德颂》后面徐有贞题跋,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三吴墨妙》册(王世贞收集成册),其中徐珵(徐有贞早年原名)的《太和登祀赋》皆是真迹。徐有贞的书法特征很明显,水平超拔,所以也是很难模仿到位的。

在鉴定书法的实践中,有一种跳高理论,对于优秀运动员来讲,能跳过两米高的,虽然不一定每一次都跳过两米,但不至于只跳过一米五。所以对于水平太低不能与大名头相符的,基本可以排除真迹的可能。印鉴鉴定是处于辅助地位的,笔迹真,可以鉴真,但印章真,却不一定能判真。因为近代锌板仿印的都可能将印鉴做到毫厘不差。或者作者去世后,后人或者学生也有可能在伪迹上钤真印。伪印,也不一定书法就是伪迹,经常有作者原没有钤印,但后世藏家画蛇添足加上伪印,也是常有的事。虽然如此,作为辅助地位的印鉴,在一些特殊场合,却有可能起到一锤定音的决定性作用。这里不再展开讨论。

至此可以得出结论:苏州博物馆藏刘珏《烟水微茫图》是一件可以确定的伪作,而《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所收的徐有贞“东海徐元玉父”朱文印是一件取自伪作的伪印。当年八人小组在八十年代鉴定海量的古代书画,不可能对每一件作品花时间精力细查考证,所以难免也有失察之处,不必苛求前贤。作为工具书《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但也不可尽信,其中难免有未甄别的伪印夹杂期间,需要逐一鉴别。后来市场上还出现过几件钤有这方伪印的伪徐有贞书法,这些伪作的书法水平都与徐有贞无法相提并论。

徐有贞书法罕有存世,伪迹却也有不少,或是临摹自刻帖,或信手狂写,水平拙劣,不难辨认。

 

2016年元月22日修改于北海道

注释

注1:《弇州山人四部稿》卷一百三十一

注2:《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劳继雄著。第四卷,1948页

注3;汪砢玉《珊瑚网》画录,卷十四

注4;汪砢玉《珊瑚网》画录,卷十四著录。

 

                                              

 

                            

编辑说明

 

文图来源:脉望林霄的博客。

桑莲居投稿信箱:2251797470@qq.com

 

往期回顾

仲威:“买地券”,古人的另类房产证

题画诗:不独老萍知此味

《瘗鹤铭》的悬念

经典、法书、墨迹:关于《近墨堂法书丛刊》

当下书画鉴定的误区,一是说学院派没用,一是惟科技论”

那位在《张珩书画鉴定审查报告》重笔一落的“韩老”,你认识吗?

许礼平:我与梁披云先生的《书谱》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