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己亥岁首:忆《养猪印谱》和它的时代

发布日期:2019-02-12      来源:《书法》2014年11期      作者:刘一闻       浏览次数:4244
核心提示:以“猪”为媒,赏印,忆往。
IMG_0031 缩图2

己亥正月初八,桑莲居艺术馆开工大吉!

 

  以“猪”为媒,今日以刘一闻先生的《〈养猪印谱〉记忆》一文的部分片段,作为岁首开篇,赏印,忆往。

 

  上世纪六十年代,由时称海上印坛“三驾马车”的方去疾、吴朴堂、单孝天合力治篆,郭沫若题签作序诗、齐燕铭题书扉页和魏绍昌先生作编后记的《养猪印谱》即将应运而生。然而,在动荡的思潮和运动中,印谱的成书与出版却背负了几番波折,一度戛然而止。虽倾精壮之力创作,三位主创却至于身后也盼不到印谱问世。刘一闻在文中引用出魏绍昌先生的一段文字,以窥事件一斑:

 

  此三者的老友、文史学家魏绍昌先生,也为这部《养猪印谱》的内容确定、句式选择以及通篇文字的准确和协调,倾注了大量心血。若干年之后,魏先生曾在一篇《关于养猪印谱》的回忆文章中说:“1960年代初,我编过两本印谱,都是方去疾、吴朴堂、单孝天三位上海篆刻家刻成的,一本是《养猪印谱》,一本是《古巴谚语印谱》。前一本是为了配合‘大跃进’时掀起的养猪高潮;后一本是响应1961年拉丁美洲人民的反帝斗争,这两本印谱都取材于当时报刊上的新鲜材料。篆刻是我国古老的传统艺术,我想推陈出新,利用印章这块‘方寸之地’为现实斗争服务,做到古为今用。……《古巴谚语印谱》已于1964年10月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养猪印谱》当初曾在上海博物馆公开展览,得到金石界同志的好评。但它是‘大跃进’的产品,随后由于我国遭受了三年“自然灾害”,养猪方针一度有所改变。当时的出版社要我们加以修改才能印行,我认为一改动势必打乱整个结构,比较难办,而且部分印章重刻也颇费时,所以便耽搁下来了。”

 

  至此,从魏先生的文字中,人们大致明了了上涉印谱的创作起因,以及《养猪印谱》迟迟未见面世的原委所在。

 

  随后,“四人帮”、十年“文革”、“拨乱反正”等经历的犯错纠错时期,使整个民族的经济、文化被无情消耗。目此,我们不禁要为身处时代洪流而不可自拔的前辈们扼腕叹息。以史为鉴,我们更能明白文化浩劫相比政治浩劫对于一个民族具有更深广的灾难性。

 

  《〈养猪印谱〉记忆》全文刊载于《书法》杂志2014年11期,以下内容仅为节选。欲读原文请翻阅原刊。

 

 

刘一闻:《养猪印谱》记忆(节录)

 

郭沫若题序诗2 缩图
郭沫若题序诗1 缩图
郭沫若题《养猪印谱》 缩图

 

郭沫若题序诗5 缩图
郭沫若题序诗4 缩图
郭沫若题序诗3 缩图

郭沫若题《养猪印谱》序诗

 

齐燕铭题《养猪印谱》2 副本3 缩图

齐燕铭题《养猪印谱》:

 

推陈出新

 

 

  ......

 

  如今回想起来,这一部由郭沫若题签作序诗、齐燕铭题书扉页和魏绍昌先生作编后记的《养猪印谱》,也完全是当时社会形势下的文化产物。所不同的,这种对于党的方针政策的宣传方式,则是运用了另外一种迥异于习常的传统艺术方式来反映的。通过篆刻创作的自身手法,来表现养猪的好处——这在我国历史上虽称闻所未闻,但却是一件古为今用有效尝试的新鲜事呢。

 

  当初,方去疾、吴朴堂和单孝天三位,被誉称为海上印坛的“三驾马车”,他们年富力强,精力旺盛,正处在印章创作的上佳时期。以此看,由原本在艺术上志同道合、在创作上风格各异并多有合作经历的篆刻名家来完成这一部作品,当然是最合适不过的。

 

  ......

 


 

  方去疾(1922-2001)初名文俊,字正孚、超北,号之木,别署木斋、四角亭长。出生于温州,1934年定居上海,1947年加入西泠印社。他在创作上一开始就以秦隶和诏版书作为根基,取法高古,所涉广泛,刀笔精湛。廿五岁时已有《去疾印稿》见刊,四十岁以前已显出独家风貌。这是位国内印坛所一致公认的径从古印而出的、具有鲜明个人风格的时代印人。

 

  许多年之前还在去疾师汉口路旧居,我便有幸亲睹过他的若干早年摹古之作。此中或秦印或汉印,或小鉨或玉印,抑或模拟泥封,可谓各类各式不一而足。但见方方件件皆刀笔从容、古意盎然,令人叹为观止。

 

  根据作品,去疾师自创新意的信息,当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前后,所作大都以痛快淋漓且推且冲的运刀方式,来表现工稳笔体之下的写意特征,这一类式在创作思维上和技法上皆需要极高的修养。凡常见者,在形式上顾及工整了,不免会失之于板滞状态;强调率意了,则容易出现轻滑单薄之弊。

 

  在实践中,意出秦汉古印脉络的创作范式,通常是白文印之细劲笔调,在技法表现上一般要难于粗壮笔调。而朱文印则相反,换言之,线条粗壮的朱文印作,往往不易充分显现其刀笔意趣,故尔,古来鲜有尝试者也自在情理之中。

 

  在我国流派印章艺术不断发展的数百年间,印家中喜好朱文粗笔印风的说来十分有限。明代还如王逢元、吴晋、沈凤,此三者习惯以大篆文字为趣尚,所作囿于工稳平正近乎匠作。清初除高凤翰门生朱文震好刻粗笔,然多木滞之嫌。其余者如安徽芜湖印人诸葛祚、江苏如皋乔林都以善刻粗笔铜印和竹根印著称于时,然风格不显。其后吴让之的印作可称开家立派,但粗文之作则多限于竹印一隅。苏州印人王石香的作品趋于平庸之态,其运刀、结字皆称了无生机。晚清一代大家吴昌硕的印风可谓古朴遒劲、锋芒毕露,具有鲜明的风格特征。此当与他在篆刻上的广泛取法有关,同时亦有赖于吴氏集书法、绘画于一身的创作之基。

 

  如上所述,人们或可得知粗文印作的大致发展状况了。倘若以此现象来反观去疾师的朱文创作状况,则令人不得不佩服他在艺术上知难而进的探索精神。他的见刊于《古巴谚语印谱》中如“不用猎枪,赶不走豺狼”、“眼泪汪汪”、“渔网遮不住阳光”和《瞿秋白笔名印谱》中的“秋白”、“幹”、“子明”以及《养猪印谱》中如“以猪为纲六畜兴旺”、“肥多粮多”、“宁乡猪”、“猪浑身是宝”等代表性粗笔朱文印,以及部分具有简牍意味的朱文作品,皆见刀见笔古意盎然,受到业内人们的广泛称赞。

 

  值得说明的是,去疾师此类令人们耳目一新的在刀笔、结体上多有起伏变化的粗笔朱文印样式,一开始便出现在他印风嬗变的作品之中,这种唯方去疾所有的独特风貌,几乎一直延续到他的整个晚年创作常态。

 

  当然,与其朱文印一脉相承的大量刀笔互映、带有健率刀意和浓重笔韵的白文之作,例如《养猪印谱》中的“养猪好处多得很”、“人懒猪不胖”、“粮多猪多”、“福安花猪”等印作,同时皆标志着去疾师在印章创作领域的别具一格和审美高度。

 

  难能可贵的是,在边款创作上,去疾师很早便考虑到款、印文字的同一性。他的边刻以冲刀为主,楷中带行,间而取隶,此在《养猪印谱》等三本印谱中表现得尤为突出。附带一句,所谓款、印形态不一气格未合甚至南辕北辙,是印章创作中时而遇见的问题,这种现象往往会发生在晚近以来部分缺乏书法修养的篆刻作者身上。

 

 

方去疾 大办田头猪场增积更多肥料 2

 

大办田头猪场增积更多肥料

 

 

 

方去疾 以猪为纲六畜兴旺 2

 

以猪为纲六畜兴旺

 

 

 

方去疾 福安花猪 2

 

福安花猪

 

 

 

 

方去疾 猪浑身是宝 2

 

猪浑身是宝

 

 

 

方去疾 粮多猪多 2

 

粮多猪多

 

 

 

方去疾 猪毛 2

 

猪毛

 

 

 

方去疾 人懒猪不胖 2

 

人懒猪不胖

 

 

 

方去疾 宁乡猪 2

 

宁乡猪

 

 

 

方去疾 养猪好处多得很 2

 

养猪好处多得很

 

 

 

方去疾 猪牙齿(附边款) 2

 

猪牙齿

 

 

吴朴堂 副本(方)

 

  吴朴(1922-1966)曾用名吴朴堂,别署厚厂。吴先生与方先生同庚,出生于杭州。上世纪四十年代后期,经西泠印社创始人叶品三介绍,与王福厂结识并拜其为师。他早年在杭州以鬻印为生,未久来沪上。1956年到上海文管会(博物馆)工作。曾专事浙派篆刻,为王福厂得意门生。后以秦汉为法下力尤多,风格寓于工丽、典雅间,弱冠时便有《小鉨汇存》行世,1958年编辑出版《宾虹草堂鉨印释文》,王福厂为其写序。

 

  从大体上讲,朴堂先生的印作崇尚工稳整饬一路,这跟他早年取法浙派风格有关。因此之故,致使他无论在运刀、结字或总体布局上,皆从容老到,显现出厚实的功力。同时,吴先生曾经历时数年,于廿岁之前便临摹刻就的总数为三百方之多的战国朱文小鉨,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他的创作来源绝不仅仅局限在浙、皖流派印风之间,这当然是他的整个创作体系中的重要环节。

 

  顺便也提一句,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初,我在吴子建道兄府上,就曾有幸见到过朴堂先生的那些堪称经典的摹古之作。同样让我大开眼界并且感到万分服膺的,还有子建兄作于中学时代的数量相当、可与朴堂先生合为续篇的极为精绝的小鉨作品。

 

  一般地讲,流派印作交给习艺者的,通常是丰富多样的技艺手法。而秦汉印章交给人们的,更多的却是纯粹朴实的上古气息。在此,且不论这些临摹之作可以到达何等水准,然而只要从吴先生此后近二十年的创作成果中,人们便可读得此般唯长期浸淫体验方可获得的白贲之美和别样风调。

 

  除另外两部印谱之外,在《养猪印谱》中,反映在朴堂先生刀笔之下的如朱文印“猪为六畜之首”、“关键在于一个很大的干劲”、“以养猪为荣”、“一吨猪肉可换五吨钢”;白文印中“书记大搞养猪试验田”、“以养猪为乐”、“保山大耳猪”、“猪皮”等,皆可称为既显功力更见巧思之作。从这些印作中,人们更多地读到的,是他的渊源有自、水到渠成的一家之风。

 

  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上海博物馆和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实际上是两家一牌的体制单位。时任博物馆长的著名鉴定家、版本目录学家、文献学家及金石学家的徐森玉先生,十分看重朴堂先生的学养才识,因而每天在上班前半小时,总将吴氏邀至他的办公室清谈一番,然后各分东西各自办公,这已成为惯例,此事已成了几代上博人的美谈。

 

 

吴朴堂 猪为六畜之首 2

 

猪为六畜之首

 

 

 

吴朴堂 猪皮 2

 

猪皮

 

 

 

吴朴堂 以养猪为荣 2

 

以养猪为荣

 

 

 

吴朴堂 以养猪为乐 2

 

以养猪为乐

 

 

 

吴朴堂 一吨猪肉可换五吨钢 2

 

一吨猪肉可换五吨钢

 

 

 

吴朴堂 书记大搞养猪试验田 2

 

书记大搞养猪试验田

 

 

 

吴朴堂 关键在于一个很大的干劲 2

 

关键在于一个很大的干劲

 

 

 

吴朴堂 猪脚爪(附边款) 2

 

猪脚爪

 

 

单孝天 1(方) 缩

 

  单孝天(1921-1987)字琴宰,一字寄闇,别署遂在楼、渴庐、春满楼主。生于绍兴,幼年随父定居沪上。“文革”中更名单晓天。精小楷,他的篆刻初学王福庵工整一路,不久便改学邓散木风格,所作淳厚古朴秀雅可人,可谓得邓氏真谛。

 

  上海书法篆刻圈乃至全国印章界,单孝天先生是一位公认的好好先生。他为人诚恳坦然,为事周到妥帖,一如他的书作印作。

 

  因《新印谱》创作之故,我与单先生初识于1971年秋天的上海南京东路422号“东方红书画社”。说实话,当时自己在刻印上很是幼稚,但最终鼓动我下定决心尝试着投稿的,却正是单先生的“一心要砸碎千年铁锁链”、“为人民开出那万代幸福泉”那两方人多称赞的简化字刻印。

 

  ......

 

  在创作实践上,单先生借鉴邓氏风格可称由来已久。然而他并未停留在一味描摹追求形似的有限范围内。他的独到之处,最明显的是体现在用刀方法方面。概而言之,所谓邓氏刀法,便是运用细柄薄刃的小规格刀具,通过间切间冲、以切为主的精准下刀,继而营造出古朴苍茫、斑驳雄健的总体艺术效果。在此,邓、单两者虽说用的都是小刀,然单先生的不同之处却在于,他的整个刻制过程始终辅以间冲间切、以冲为主的运刀方法。故尔,在单先生的刀下,便出现了与邓师不尽相同的于古朴中寓秀美、于明快中见含蓄的自家风貌,这个现象,在其所有印作的笔体意态中,几乎都可以读到。

 

  此外,单先生由合理结篆而致的通篇章法上的错落有致和疏密得宜,也皆显现出他在印章创作上的丰厚积淀和匠心独运。

 

  在《养猪印谱》中,单孝天先生的若干作品如白文多字印“发展养猪业必须公养为主公私并举”、“开展母猪全留全配满怀高产全活竞赛”,朱文多字印“为实现一人一口猪一亩一口猪而奋斗”、“用更少的人养更多的猪”等,以及“好葫芦长好瓢、好猪种出好苗”和“扫盲不离书、种田不离猪”等印作,皆可称之为令人回味再三的至佳之作。

 

 

单孝天 发展养猪业必须公养为主公私并 2

 

发展养猪业必须公养为主公私并举

 

 

 

单孝天 好猪种出好苗 2

 

好猪种出好苗

 

 

 

单孝天 开展母猪全留全配满怀高产全活竞赛 2

 

开展母猪全留全配满怀高产全活竞赛

 

 

 

 

单孝天 扫盲不离书 2

 

扫盲不离书

 

 

 

单孝天 种田不离猪 2

 

种田不离猪

 

 

 

单孝天 为实现一人一口猪一亩一口猪而奋斗 2

 

为实现一人一口猪一亩一口猪而奋斗

 

 

 

单孝天 猪血 2

 

猪血

 

 

 

单孝天 新金猪 2

 

新金猪

 

 

 

单孝天 猪鬃 2

 

猪鬃

 

 

 

单孝天 用更少的人养更多的猪 2

 

用更少的人养更多的猪

 

  回想当时,由方去疾、吴朴堂、单孝天先生创作的这三部印谱,都有一个共同的思想动因,那就是因时而作因事而为。换言之,当时的一切文艺作品,皆为政治社会之下的必然产物,这对有此经历的人们来说,印象尤其深刻。

 

  ......

 

  时光荏苒。当人们将思绪渐渐收起,重新回到社会改革鼎新、珍护传统文化的现今之时,漫漫岁月已经无情地游走了半个多世纪。历史是一面镜子,遥想当年,作为小众艺术的篆刻一道,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之下,它的发展路途竟然也如此的不尽平坦。想来真会让人发出此一时彼一时之慨。

 

  毫无疑问,无论从作品的创作规模、篇幅内容还是编辑形式的理想化程度看,这部《养猪印谱》理当是方、吴、单三位最为看重的创作精华。然而,该印集在出版过程中曾经遭遇的一波三折之累,却又是他们在豪情满怀地投入创作时所未曾料到的。如今,这些前辈都已先后谢世多年。有道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方去疾、吴朴堂、单孝天三位先生,都是在艺事上有着极高造诣的篆刻家,但在人生历练上却往往乏知,我想,或许这也是老一辈传统型艺术家性格深处的共同特点吧。

 

  ......

 

 

End

 

编 辑:狸 子   头图摄影:赵剑王

 

 

 

往 期

 

恭贺新禧|不亦快哉三十三则

汪曾祺:岁朝清供

 

 

 

桑莲居艺术馆

2019.2.12(正月初八)正式开馆

 

馆址:泉州市东湖街华侨历史博物馆一楼

开馆时间:09:00-19:00(节假日无休)

联系电话:0595-28252888

 / 13489850000(微信同号)

 

 

 近期展览预告 

 

本文由“135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问梅消息——桑莲居名家书画贺年展

 

2019年2月12日(正月初八)

~16日(正月十二)

 

 

湖山近我——首届小型盆景展

(参展:中国盆景艺术家协会会员)

 

2019年2月18日(正月十四)

~24日(正月二十)

 

 

大象徙南——妙光法师书画作品展

 

2019年3月2日(正月廿六)

~3月12日(二月初六)

 

 

 

 

 

 

微信二维码 2018.01.13 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