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首页 » 文论 » 江松:重彩写意山水思考
 

江松:重彩写意山水思考

发布日期:2015-07-05      作者:江松      浏览次数:2847
春满八闽 水印
江松 春满八闽

  我以为以重彩谋求中国画的创新应是可行,因为一方面我们已经很难超越本属古人的传统,另一方面重彩更适合当代审美。观当下重彩山水大多还是在原位徘徊,只是山水科目的工笔精细多层画法而已,钩皴、分染、罩染等等如是。因而以写意法为之使脱离严谨而入放肆。或是重彩山水可能走出的新路。

  这里的写意是一个文化观念的意义,它不受制于具体笔墨技能层面的束缚,这样才能有更大的探索空间。

  提出一个概念,但是将它转化为具体形象的绘画作品就十分困难了,绘画是很个性的创作活动,单就写意重彩山水整体而言也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首先要研究它应当与传统有多大的距离,才能既植根传统又和现代中国生活观念相和谐。色彩的使用是最大难题,即要创新又要注意到传统设色的约束,保持中国画特征。中国画色相单纯而不是简单,变化是含蓄和微妙的,它可通过分层叠加实现,不使用西画的环境色和条件色。色彩的这种平面性是中国画里传达的一个很值得重视的民族欣赏习惯,忽视这一点是错误的。再者,如何处理色与墨的关系。重彩写意时色彩与生宣的关系也是很难处理。色彩用笔要加强书写意味。作画先以墨稿定位再施色彩再依其形势再勾皴后形成新的形势再次上色彩直到期待的感觉,也可反向运筹,洗去某个层次。重色部分不要太多水墨可独立存在于画面。

  我觉得当今中国画主要有三个发展方向。一则,极大地保存中国画的传统,以笔墨水韵见长。这种画风只能在江浙一带成立,因其有深厚的传统积淀,又吻合江南的人文环境,小桥流水,细雨葱茏。二则,走中西传统结合的路子。既吸收西画传统的深厚的色彩应用能力,又以中国画的随类赋彩改变其色彩关系,从而使画面仍以传统中国画的人文情怀为主线。三则,是吸收现代绘画观念,走现代水墨的路子。三条应都是可以成功的路子。我所选择的是第二条道路, 也就是中西传统相结合的写意重彩山水画。

2011年3月,福建省代表团在香港会展中心向香港福建社团联会赠送了高1.8米、宽3米的巨幅国画《春满八闽》 copy
2011年3月,
孙春兰代表中共福建省委、福建省政府在香港会展中心向香港福建社团联会赠送了高1.8米、宽3米的巨幅国画《春满八闽》 。

  ————————————————————

  江松,1946年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先后就学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和广州美术学院研究生课程班。原华侨大学美术系主任、副教授。现为福建省画院特聘画师,福建省人大画院特聘画师,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出版有《江松画集》、《美术家江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