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桑莲居|慎斋题跋

发布日期:2022-05-06      作者:黄福强       浏览次数:2605
核心提示:其为人正派、学力深厚、智行明达,以如龙之人,为题跋之事,其精且好,又何足异也。
慎斋题跋 · 序
 魏暑临

  徐州徐松盦云鹤先生数载以来以雅集群贤书画为乐,数倡友人同作合景扇面,或同题金石拓本,泉州黄慎斋福强贤兄与我因在相邀之列,得以相识相知。其后我亦屡倡师友合作,仍附墨于慎斋之后,是以师友间常有以我二人相提并论者,然我之诗书浅近拙稚,岂能企及慎斋也。今春,友人选慎斋积年题跋作品编成小集,命我作序,是以略述管见并坦呈崇敬如下。

  首先,慎斋题跋以诗作见长。题跋者,无论施之于书画、金石、图籍等,或考其源流,或叙其事体,或记其递藏,凡此种种,出于考据、记事,原本以务实为尚。亦有以识见、感想等点缀其间者,因选题之制约、篇幅之限定等原因,往往发挥有限而难得佳作。古今题跋亦颇有以诗为之者,然文之质尚实,而诗之质较虚,作诗题跋,则以点染发挥为宜。若作韵语而兼求文之实与诗之虚,则勉强充塞,出之费力。所以,以文为考据,以诗出义理,正是互补相勖之途。然而日常所见题跋,尤其以金石题跋为显著者,其文只是引用,而少见辨正,其诗只是空谈,而少见真知,于是文之实毫无依据,而诗之虚则嫌其太虚,题了等于没题,题了不如不题,此非斯文所宜寄者也。慎斋题跋,往往诗文兼备,互为补充,文为之基,诗而华之,读者当知其文实而有虚,其诗虚而有实,于是有见识,有趣味,有感发,有悟力,既能切题,又是独立之诗文、个性之笔墨。

  其次,慎斋题跋以书法见长。前人每言,读书人会写几个字,将字写美观,乃是本分事,也是治学之余事,我辈虽不敢言以学识见长,但最不愿炫耀其能者其实正在于所谓书法。但现世所见各种题跋,书法卑劣者比比皆是,是以书法一项不可不提。我辈题跋,必工整、隽秀,不夺势,不扬厉,对今人有尊重意,对古人有敬畏心,视觉追求清雅,气息务必朗洁,凡日常师友同题合作者无不如此。慎斋隶书取法汉碑而自出机杼,楷、行、草诸体皆善,审题度势,运用自如,落墨之处,绝无尘滓,光鲜照处,文气袭人,非俗手所能比也。

  以上所言二端似不足为奇,但有此二端已属不易,且慎斋有其树立在焉。题跋一事,看似轻易,然而实在非人人能得佳致,究竟要看心中有无书卷气,笔底有无真功夫。慎斋多年于道德文章孜孜以求、从容以游,既灵心慧质,又受业明师,南邦大儒如赵玉林、陈祥耀、欧孟秋等老先生生前皆青眼特加,视为小友,其余过从师友,无不贤达,不胜枚举,此亦可见慎斋气息清纯雅正。我与慎斋交往有年,感其为人正派、学力深厚、智行明达,以如龙之人,为题跋之事,其精且好,又何足异也。

 

(序者字子夏,号延堂,天津人,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常务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天津市诗词学会理事、天津市红楼梦研究会理事、南开大学吴玉如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著有《书坛巨匠吴玉如》《“津门三子”与荣园》等。)

 

微信图片_20220404143213 慎斋吟草 副本 缩

 

 

 题自藏吴鲁信札(仄韵五律) |

 

汲古溯流光,百年犹转瞬。 

龙蛇故纸残,珠玉澄心认。 

剿办义和团,铺排云鸟阵。 

前车史鉴明,邪诡须防慎。 

 

  注:札中提及义和团于保定、天津一带滋事,直隶总督奉旨剿办等事,颇有史料意义。

 

微信图片_20220505171051 拼 缩

吴鲁信札

 

· · · · ·

 

 

|  为题灿峰兄二弩老人 

“美人赠我"拓片2首  |

 

古泉金错韵殊高,二弩安持俱凤毛。 

信是美人纤手赠,风流千载属吾曹。 

 

世间逐利笑劬劳,积贮如山未足豪。 

诗满囊中贫到骨,此心安处养清高。 

 

  - 袁寒云赠安持老人汉代古钱一枚,上有金错“一刀”两字,安持以红木匣珍藏之,并倩二弩老人篆“美人赠我”四字铭文。余今拜观此拓,赋小诗为灿峰兄跋之。

 

image005 缩

“美人赠我”拓片

 

· · · · ·

 

 

|   题晋永嘉元年砖拓   |

 

  - 金石之学,由来久矣。自永叔、子固渐成体系,赵德甫、李易安夫妇亦有《金石录》三十卷。千载而降,相关著述颇多。 乾嘉以后,学人考证古器、铭文蔚然成风。潜园老人,富于收藏,且精于金石考据,尝集汉魏至唐宋元诸代古砖近千枚,著有《千甓亭古砖图释》二十卷,书中例举其藏砖拓片,文字古朴,纹样别致,考据精当。是砖即其一也。 砖铭有“永嘉元年”,当为晋时之物。砖出湖州,乃吴兴乌程俞氏兄弟所造。书中砖拓,铭文清晰,而此本较为模糊,多字未能辨识。书者无从可考,然字迹古拙奇逸,笔画看似松散,实则错落有致,兼得隶势之雄强开张,精神飞动,犹是可贵。爰略跋五言小诗,以记欣欣忘倦之情,千载一时,风流相接,岂不乐哉。 

 

青甓何堪辨,居然姓氏留。 

刻文知晋代,历劫出湖州。 

片纸因缘契,斯时物我休。 

未能忘好古,摛藻接风流。

 

image011 缩

晋永嘉元年砖拓

 

· · · · ·

 

 

|  陈宸小友临怀仁集王圣教序手卷 

 嘱题(二首) |

 

谢傅闲庭咏絮身,钩摹集字老怀仁。

千年历劫灵心在,江左风流继有人。

 

雏凤声清老凤衰,欲亲风雅转多师。

深功自古青堪待,已卜出蓝殊胜时。

 

image001 缩

题陈宸小友临怀仁集王圣教序手卷

 

· · · · ·

 

 

 题嘉一小友双足拓  |

 

蜀道难行世亦然,时须砥砺勇争先。

从今健步人生路,展拓辉煌一片天。

 

左:嘉一小友双足朱拓

 

· · · · ·

 

 

 跋汉“东井戒火”陶井拓本  |

 

陶井尘埋久,摩挲许共评。 

居安须谨慎,寓意未分明。 

似作敲更状,如闻警夜声。 

笑他玩火者,必自毁长城。 

 

  - 此汉代陶井全形拓本也。原器为石门俊卿兄所藏。是井呈长方立体状,井口方正,上平面俯视如“井"字。井栏正面两边各有铭文,左曰“东井"、右曰“戒火”。所谓“东井"者,为二十八宿之井宿,居朱雀七宿之首,位于玉井之东,因以“东井"称之。“戒火”二字,金石界亦有“灭火”说之争。余不善考据,比之《说文解字》,及汉隶书写习惯,更倾向于“戒火”说。复审其铭文,字之结体规整端方,刀笔古拙质朴,出入篆隶之间,别有天真率性之趣。正面居中图饰,有健步者,一手执水筒,一手扛旗,后随一朱雀,俨然电视剧中所见古代打更人,作沿街吆喝之势,“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之声,不绝于耳。背面及两侧图案,寓意不明觉厉。 据史学家考证,汉代鲜见火灾,四百年间,重大者不足百次。古人于火,尚存警戒之心,今之世人,颇有利欲熏心者,舍正道而不由,急功修理,肆意玩火,誓必长城自毁矣。

 

image007 缩

汉“东井戒火”陶井拓本

 

· · · · ·

 

 

|   跋汉“封万年"砖拓本  |

 

  秦皇汉武致治之昌隆也,岂非无故哉。其时君明而臣贤,以致国祚方熙,百业初兴。史载汉武帝“推明孔氏,抑黜百家。”是以为孝道礼仪所影响,加以古人笃信灵魂不灭,故厚葬之风大著于世。魏晋之时,人皆以简约玄澹为尚,略有墓葬比之前代较为简素者。隋唐以下,乃至明清诸代,丧葬复以奢竞为重,且有不衰之势。近世汉墓所出,以金缕玉衣、黄肠题凑最为可观,非王侯权贵不能及也。斯民亦染其声奢。制砖之业缘此兴矣。 墓砖有实心、空心之别,尤以空心最难为之。秦汉匠人,制砖之妙技,已然精熟矣。不论雕模、选泥,抑或制坯、入窑,虽工艺之繁细,却能于精巧处,知其慧心也。迄今所存者,有纪年砖,可资后人考据断代,书法苍劲古朴;有吉语砖,以祈家族奕世嘉祥,文字渊雅高尚;有画像砖,再现神话史实画面,风神细腻逼真;有纹饰砖,图案蕴藏生机变化,线条修洁流畅。其中佳品,俱标格卓绝,成就一时之璀璨。古今不乏雅逸之士,以秦汉瓦甓为砚、为琴台,宛若与前人隔空朝夕晤对,风流相续矣。更有千载沉沦于泥沙之间者,一朝面世,风采如新,宝光四射,足使后之学者,管斑窥豹,逆溯百代,继而模拓题跋,以志幽怀也。吾友山左吕金成,近得汉“封万年”古砖,持拓属跋。此砖形制为空心砖,正反两面之上端居中处有“封万年”印,印下九个方形凹坑,坑中各置乳钉,坑之两侧各有两列阴阳菱形纹饰,边角虽略有几处飞皮;然则选泥考究,作工精良,实属不易也。金石巨擘陈寿卿,曾藏同款残砖,今存拓本于国家图书馆,钤有“簠斋两京文字”。据考陈氏藏砖拓本,钤此印者,当断为汉物。两京者,即西京长安、东京洛阳。罗雪堂著《俑庐日札》言及陈氏藏砖云:“又有似名印者二,曰'程大利'、曰'封万年',篆书阳文,宛然汉人印章。此均以前藏砖家所未见者。”陈氏藏“封万年"为残片,金成兄所得是砖堪称完璧也。复观篆书“封万年"章,乃墓主之名,或为吉语耶?今已无从可考。所贵者,篆书结体法度谨严,线条使转刚健中正;窃以为,近今印坛巨手,堪与匹敌者,十无一二矣。于是乎附名此拓,略识数语以应,幸甚至哉! 眘亝居士于温陵。

 

汉“封万年"砖拓

 

· · · · ·

 

 

 题秦龙纹戈拓本(二首)  |

 

跃马孤城百战身,将军浴血扫胡尘。

而今四海投戈日,椎拓森然气袭人。

 

片羽吉光费巧工,老龙惊起啸长空。

风烟俱净豪情在,解甲销戈唱大同。

 

 


 秦龙纹戈拓片 

 

· · · · ·

 

 

 题秦汉“海内皆臣”十六字砖  |

 

  - 秦砖汉瓦,多有吉语文字,颇似钟鼎铭文之类,均能以通俗为尚。此砖存世多种,各地所出均有异同,或为工匠所书,结体巧拙相生者,极富趣味矣。昔王廉生、高鸿裁曾断其为秦物也。至“汉广益强”砖出土,近世金石名家细审其书风,始断代为汉。余非善于考据,试以秦汉间目之。秦皇汉武,雄踞天下,斯时国祚强盛至极,四方异族争相朝贡。砖文虽聊聊数语,“海内皆臣”四字,其中洋洋得意之情,自可想见耳。继而“岁登成熟、道毋饥人”民生也,“践此万岁”愿景也,堪可以国训视之。当座右铭之者,岂秦皇汉武耶? 

 

威加海内俱称臣,孰与高谈论汉秦。 

瓴甓千秋知得意,民生岁足乃梁津。

 

微信图片_20220404101838 缩

秦汉“海内皆臣”十六字砖拓

 

· · · · ·

 

 

 甓甫诗老以珍藏青石七佛塔节拓本属题  |

 

七佛传灯愿力坚,曼陀花雨坠珠筵。 

石因授记修成塔,普放光明遍大千。 

 

瑞塔残基自李唐,尘沙万劫荐心香。 

苍苔未老生公石,千载犹馀般若光。

 

image015 副本 缩

上:青石七佛塔节拓本

 

· · · · ·

 

 

 跋若“波罗蜜佛、无相非”拓  |

 

  - 此僧安道壹所书文殊般若经残石也。可续于“利白佛、波罗蜜、边无际”残石之下。原文或为:“何以故。名般若波罗蜜。佛言。般若波罗蜜无边无际无名无相。非思量无归依无洲渚。无犯无福无晦无明。”依经典所言,般若无实无虚,离一切相,诸法无所有、不可得。若能不住一切相,即住般若波罗蜜,即得无上菩提。 

 

无名无相本来同,万法思量毕竟空。

片石千秋存妙谛,行深般若照尘蒙。

 

微信图片_20220404101834 缩

“波罗蜜佛、无相非”拓

 

· · · · ·

 

 

 跋子路陈年画像砖拓  |

 

  - 子路陈年除兽画像砖,出于南阳,东汉之物也。子路者,孔门七十二贤之一,仲尼赞其好勇;陈年者,齐人也,亦勇捷有力之士。所纪之事,除犀渠也。此兽体壮如牛,其声类婴,好以人为食耳。此砖有避邪之寓意,其中祈求和平、安居乐业之愿景历历可见矣。古之砖瓦皆工匠为之,然技艺精湛如斯者,亦足以不朽也。 

 

子路陈年称健勇,犀渠散败皆旋踵。 

尚存瓦甓记神威,宵小观之毛骨悚。

 

image029 缩

画像砖拓

 

· · · · ·

 

 

 题唐代诗人韦应物之父墓志拓本  |

 

  - 此为大唐故宣城郡司法参军韦府君墓纪石之拓本也。君讳銮,字和声,京兆茂陵人氏。据考乃唐代诗人韦左司之父。韦氏一门,人才辈出,实关中之望族。銮之先祖逍遥公韦夐,有六子,俱为尙书。五子世衝,民部尙书、义丰公,则左司之五代祖者也。继义丰公之后,銮之曾祖挺、祖待价、父令仪俱有官职。待价官居宰相,可谓显赫一时矣。銮虽官职低微,于斯时亦画名颇著,其以花鸟、山水松石见长,所惜者,今未曾见其画耳。其子左司,以山水田园诗作成就诗名,世有王孟韦柳之称,岂非家学渊源乎。

 

宛见携琴载酒游,参军才调古风流。 

传家幸有诗书在,一笑曾轻万户侯。 

 

此心安处悟浮休,应似孤云得自由。

笔底溪山常入梦,早标名籍在瀛洲。

 

韦应物之父墓志拓本

 

· · · · ·

 

 

 咏镜拓  |

 

章台杨柳明妆靓,新荔鹅脂欲画难。 

愁煞当风吴道子,十分春色镜中看。 

 

  注:新荔鹅脂即腮凝新荔,鼻腻鹅脂。 另一版不用的也留以存档吧“仿佛浮光鉴影寒,鹅脂新荔写来难。章台杨柳明妆靓,春色偏宜镜里看。”

 

镜 拓

 

· · · · ·

 

 

 题异兽砖拓  |

 

瞪眸蠖伏可怜虫,千载何曾启宿懵。

是虎是龙无用处,拓砖内外古今同。

 

image065 副本3 缩

异兽砖拓

 

· · · · ·

 

 

 跋“利白佛、波罗蜜、边无际”拓  |

 

  - 此僧安道壹所书文殊般若经残石也。原文或为:“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何以故。名般若波罗蜜。佛言。般若波罗蜜无边无际无名无相。”文殊师利菩萨乃龙尊王佛再来,此佛经久远劫,于南方平等世界成无上正等觉,具无上智慧,能断一切烦恼。据《放钵经》所载,文殊菩萨为过去世无量诸佛之师,往昔曾引导无量无边之修行者得证佛果。或传寒山大士为文殊菩萨应世,其所作醒世诗,深具佛法妙理,流布深远矣。 

 

般若为舟戒是梯,寒山诗意会灵犀。

文殊菩萨无边智,利乐人天醒众迷。

 

微信图片_20220404101828 缩

“利白佛、波罗蜜、边无际”拓

 

· · · · ·

 

 

 拾叶山房硕老吾兄属题 

 谷公所绘《六舟上人剔灯图》 |

 

才人慧业契禅乘,誊拓传神雁足灯。

老眼摩挲光照夜,吟窗寥落对孤僧。

 

mmexport1651454122111 副本 缩

谷卿绘《六舟上人剔灯图》

 

· · · · ·

 

 

 奉题未社六朝残石五人卷(二首) |

 

古拙相生纵笔书,刻铭贞碣劫灰余。

残圭断璧诚堪宝,留待千秋补阙如。

 

一枕黄粱大梦寒,繁华过眼尽成烟。

有谁悟彻穷通理,欲答无言古甓砖。

 


 未社社员合题六朝

 残石拓本五种手卷


 

· · · · ·

 

 

|  题松盦先生“万壑松”古琴拓,

叠韵得诗二首  |

 

枯桐三尺古人心,月满衣襟自鼓琴。 

万顷春波流指下,顿教沧海起龙吟。 

 

丽想清泉洗我心,静从纸上独听琴。 

陶然一枕窗前梦,万壑松风共醉吟。

 

松盦先生“万壑松”古琴拓

 

· · · · ·

 

 

 跋“白佛”拓  |

 

  - 此北朝刻文殊菩萨所说摩诃般若波罗蜜多经青州碑残石也。白佛者,非诸佛菩萨名号,实为白佛言,旁边若干小字俱为供养人,意在隶楷之间,体态端庄,雍容大度,世传为僧安道壹所书。千载以降,佛光遍照十方,今获观是拓,同沾妙法之甘露,幸甚至哉。因题小诗以记法喜因缘之殊胜也。

 

藓驳苔封几劫尘,契经残字认风神。

慧灯再续慈光现,彼岸同登代有人。

 

微信图片_20220404101849 缩

“白佛”拓

 

· · · · ·

 

 

 

 拾叶山房硕兄属题九思砖  |

 

瓦甓尘封久,流光拓本中。

九思宜自勉,三戒更谁同。

圣学遗箴训,明时力表崇。

淡然君子道,未肯负清衷。

 

 硕兄以富贵昌廿四字砖拓属题  |

 

廿四嘉言富贵昌,万年爵禄坐官堂。

相思回首春风夜,舞殿歌台乐未央。

 

富贵昌廿四字砖拓、九思砖

 

· · · · ·

 

 

 跋《夏承碑》拓本  |

 

掣鲸沧海最颠奇,老笔纷披作者谁? 

两汉堂堂鲜可匹,仙标独占夏承碑。 

 

  - 夏承碑出洺州,原碑已毁,久不复见矣。所幸者明人取前代旧拓重刻之。原碑书丹者谁,此残石出处,各家说法不一,俱无从可考也。然其镌刻技艺之精湛,所传神采之朴穆,观者能不为之赞叹耶。審其笔意,兼具隶篆诸法,尤以结字、骨气为胜,寔两汉诸碑誉美艺林者。永年须善兄拓此馆藏珍品分赠海内金石同仁,残石断璧诚可宝哉。吴门云鹤兄邀诸侪共襄跋事,余忝列其间,因略跋数语,聊纪宿缘,眼福殊胜耳。

 


《夏承碑》拓本


 

· · · · ·

 

 

 云鹤兄寄示须善先生珍藏 

 晋人《大长秋游述碑》残石拓本属题  |

 

  - 据考赵德甫、李易安夫妇所撰之《金石录》详载此碑。原石惜毁于宋金之际,渐为后世遗忘。流光千载,今日幸观此残石拓本,真乃吉光片羽,须善先生自当珍若拱璧。因赋小诗二首以志眼福,乐为之题跋。 

 

历经桑海喜珠遗,隶法端方逸鹤姿。 

踪迹探寻金石录,聊从拓本寄幽思。 

 

摩挲抚惜溯流光,霸业雄图几覆亡。 

惟有斑瑕碑版在,千秋似为诉无常。

 


 须善先生藏晋人

 《大长秋游述碑》

残石拓本


 

 

· · · · ·

 

 

 满江红 · 恕卿博士以东坡 

 赠子由砚拓片属题 

(用坡公怀子由作原韵) |

 

  古砚犹存,同谁诉、世缘生灭。多少梦、而今休也,浪愁积叠。轼辙才名天下最,新词谱罢调瑶瑟。料当时,健笔引春风,怜颜发。 

  忘逆旅,长侍侧。传别恨,毫笺说。客窗研露写,寄怀松月。对此销魂皆旧迹,远山无数伤心色。更哪堪,抱影独沉吟,头如雪。

 

image049 副本

东坡赠子由砚拓本


 

· · · · ·

 

 

 调寄月当窗,

题肃堂乙未散馆乞假省亲札  |

 

  那年乙未,孤宦悲羁滞。遥想暮龄慈母,山水隔,情难寄。

  竭忠应若此,生涯初倦矣。何日鹤琴诗酒,期散馆,还桑梓。

 

image073 副本
肃堂散馆乞假省亲札

 

 

 

 

  黄福强 字慎之,斋号稻圃、慎斋,1981年生,福建南安人,泉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民警。现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福建诗词学会常务理事、泉州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兼《泉州诗词》副主编、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往期阅读

 

慎斋题画

 

 

图文编辑

 

西 岛、赵剑王

 

联系我们

 

邮箱:2779459577@qq.com

客服微信:134898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