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8065388683
 
首页 » 评论摘录 » 气韵天成——刘远征人物画散...
 

气韵天成——刘远征人物画散论之二

发布日期:2015-03-17      作者:刘斌武      浏览次数:5642
  欣赏杰出青年画家刘远征的古典人物画,首先冲击人们眼球和心灵的是生动的气韵。
 
  南齐谢赫所著之《古车品录》,把气韵列于六法之第一种,谓“气韵生动”是也。对“气韵”二字,明末唐志契在《绘事微言》中解释曰:“气者有笔气、有墨气、有色气,而又有气势、有气度、有气机,此间即谓之韵。”之后张庚在《浦山论画》中又言曰:“气韵有发于墨者,有发于笔者,有发于意者,有发于无意者;发于无意者为上,发于意者次之,发于笔墨者又次之。”所谓发于无意者,即:“当其凝神注想,流盼运腕,初不意如是而忽如是,谓之为足而实未足,谓之未足则双无可增加,独得于笔情墨趣之外,盖天机之勃发也。”概此可以得出结论:气韵以气为主,有气则有韵,而气皆由笔墨而生。据此就可说,气是韵之源。作品是否生动,首要的是看是否有气。
 
  往往画家作画,本于性灵与感想而成之作品,乃为成功之作。所有画家之作,各有各之风格,各有各之气韵,少有雷同。
 
  “气”在绘画理论中,指的是精神层面,即:画家的精神状态。而一个画家的精神状态如何?又多取决于画家的生命之气——元气,绘画才能——才气,习惯养成——习气,志向高低——志气,价值取向——风气,胸怀大小——浩气。凡上述之气皆合和者,作品才能脱颖而出,气韵才会生动,人们才会喜爱和推崇。刘远征是一个精神状态之气的合和者,所以,他的作品除了人们能够直接感受到的笔气、墨气、色气外,还具有独特的清气、逸气、文气。
 
  刘远征画作的清气源自于他正确的价值观。现实社会五彩缤纷、良莠各呈。在现实生活中,就不乏为追名逐利而费煞苦心、绞尽脑汁的画家,不乏疲于奔命、注重宣传的画家,当然,也不乏勤奋耕耘、淡泊名利的画家。于此,画家就会产生不同的价值观念,就会形成不同的价值取向,而画家将种种不同的价值观念和价值取向,潜移默化进各自的作品中,作品就有了霸气、浊气、俗气和清气之分。刘远征是属于勤奋耕耘、淡泊名利的画家,没有奢侈之习,没有不良之好,没有贪欲之念,是一个阳光画家,因此,他的作品便没有令人厌的霸气,没有令人烦的浊气,没有令人唾的俗气,唯有荡人心扉、动人心弦的清气。
 
  欣赏刘远征远征的画作,从外在的形态上,可以直观地看到画面的气势和气魄,画面气很足;从内在的形态,可以体悟到刘远征的胸中之气很足,既自信又果断,似乎画画,就是将精神层面的合和之气,泄于纸上。由此,就会令人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清丽、清香、清秀之气。
 
  逸气是指超脱世俗的气概、气度。“逸”作为审美范畴,出现于唐代,成熟于宋代。黄休复论画名著《益州名画录》,曾将画家和画分为“逸格、神格、妙格、能格”四品,把逸格放在四品之首,是由他对逸格的认识而决定的:“画之逸格,最难其俦。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故目之曰逸格尔。”能达于逸格之品皆源于逸气所至。远征作品中透射出的逸气,多是个人胸中逸气的抒发。刘远征在画法上,看似疏,而却不简略;看似简,而却不少笔墨,他追求的是精神上的升华。当然,逸笔是抒发胸中逸气的手段,刘远征从审美的角度来落笔、收笔,得形神兼俱的人物面部构图和表情,必精准细致;得逸笔草草、不求形似处的衣饰、配景,就逸笔驰怀、聊以自娱,把绘事当成抒写情怀的途径。
 
  刘远征作品中透射出的逸气,与古代士大夫们追求的那种“闲逸”之气,有着极大的不同。刘远征是在以笔抒志、以笔壮怀,是以美学为基础,追求审美情趣的逸气。如画册中的四条屏、《赏梅图》、《清郊论诗图》、《羲之爱鹅图》、《罢琴图》等作品,足可看出是刘远征逸气的使然。传说中的钟馗,是驱鬼镇邪之神。因为敢捉鬼,能镇邪,历来大多画家都善以怒目、狰狞的面目,威猛、凶悍的身躯,来表现钟馗的神威,似乎只有将钟馗画成凶神恶煞,才能镇得住妖邪,然而却忽略了钟馗人性化的一面,忘记了钟馗也是人这个本原条件。远征的《钟馗图》,就既注重了钟馗人性的表现,也从构图和造型上,给了钟馗抒发逸气的机会。《品画图》中的四位文人雅士,其展卷欣赏画的神态和表情,各具特点,各不相同,但足可让人从他的逸笔中,观照出文人尚高、雅士崇美的逸气来,给人以观赏的快感。
 
  文气是刘远征作品的一个明显特征。文气是指画中的文化气象和文化气息。文气既包含文人画的特点,更具文化内涵。
 
  陈衡恪对文人画的解释是:“不在画里考究艺术上功夫,必须在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知画之为物。是灵性者也,思想者也,活动者也,非器械者也,非单纯者也。”这就说明,文人画具有文学性、哲学性、抒情性,与工匠画有着根本的区别。读刘远征的画,除了可以从中读出浓郁的文人画气息之外,尤能让人从中读出强烈的文化气息。
 
  现代虽然很多人都被称为画家,但并不一定都有文化,都属文人之列;虽然都在画画,但并不一定画的都是文人画,都赋予了画作文化气息。刘远征作品里氤氲着的文气,除了画中的文人情趣、画外的文化思想外,其文化的气息是浓烈的。作为一个画家,刘远征懂得诗书画印的相谐效果,知道怎样才能让作品更具文化气象。于是,他在研习诗词歌赋的同时,尤重书艺的提高,使他的书法也达到了令书法大家叫绝的地步,中国书协副主席旭宇先生,就对他的书法赞赏有加,称其为“俊才”。这也正是远征画作擅落长款、擅题长跋的原因。
 
  远征画作让人感受到的强烈文化气息,还在于擅用古诗文对画作的注解和阐释。诸多鉴赏家、收藏家对画作的评赏标准是:一画、一书、一诗。即:一幅画作上,要用好的书法题写一首诗,这样才能称其是一幅既完整又有收藏价值的作品。这点,远征不但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这就从一个侧面,注解了他的画作的文气。
 
  由此可以说,刘远征由笔气、墨气、色气和清气、逸气、文气,凝和成的气韵,焉有不生动之理?焉有不成为被人们看重的潜力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