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首页 » 个人动态 » 梁碧龙书法随笔
 

梁碧龙书法随笔

发布日期:2015-06-10      作者:梁碧龙      浏览次数:1978
  2010年1月31日   扇面展创作手记

  去年十一月,单位从河南新郑博物馆借展一百件郑韩时期青铜器。出于工作需要,我第一次手捧青铜器细细端详,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两千五百年前郑国王宫里那个小心翼翼端水舀酒的奴仆。
  对于金文,从少年时代起,我便种下一颗奴仆心——盛满虔诚的期待,黑纸白字常令我遥想那个血与火的青铜时代,常令我怀念起祖先那份祈盼子孙昌寿的良苦用心。
  展期三个月,我几乎天天徜徉于清冷而高贵的展厅。如果可能,我愿意是那尊铸着凤鸟纹的龙耳虎足方壶,最好还在我的身上刻一段篆字; 如果可能,我愿意天天守候着这个清冷而高贵的展厅,守候着千百年前捧来捧往的这些青铜器皿。
  扇面展征稿延期,我有了书写的冲动。我第一次坐下来写金文——小字金文,羊毫笔,红星墨,泥银扇面里的金色花纹如同方壶的凤鸟纹在古老的王宫里次第展开,时空交错,直觉是在古老的王宫里书写——写在金碧辉煌的方壶之上。
  相比于我在中国美院的毕业创作,这件小作品显然张扬不再,气势稍逊,但似乎多了一份朴素,多了一份实在,多了一份奴仆心情。

  2011年6月26日      遇见《雨后帖》

  今日雨后,在故宫武英殿,我看到了久仰的《雨后帖》。专家鉴定认为此帖并非王羲之亲书原迹,依据有三:一是帖上清代以前的钤印中除“绍兴”外皆不真。二是纸为深褐色带有细横帘纹的竹纸,而竹纸在晋代是没有的。三是晋代的书写工具是实心笔,行笔时笔毫开叉而经常出现贼毫,然《雨后帖》无一笔贼毫出现,因此不应为晋时所书。
  我向来不轻易相信前人定论,以上三个依据是否站得住脚?没有出现贼毫这个依据令人可笑,钤印不真岂能断定书迹不真,晋代没有竹纸的依据仅凭苏东坡的一句话也是很脆弱的。我不是考据专家,隐约觉得这三个依据似乎并非铁板钉钉。
  据说帖后有元邓文原,明董其昌题跋各一段,明邹之麟题跋两段。现在看到只有元邓文原题跋,完全是赵孟頫书风,是元代的二王书法释读,让我不禁联想,书法在二王之后是愈加平正与漂亮,大王险绝已荡然无存,是科举考试的“功劳”还是人的审美在“降低”?
  以前看多了下真迹一等的二玄社复制的二王唐摹本,双钩痕迹暴露无遗让我郁闷,即便是钦点的皇宫超一流高手,双钩填墨也是难得“天生流动”,而临本毕竟是临本,《雨后帖》的墨色浓淡变化极自然之至,千年之后,墨气如新,是一种雨后的清新和活脱。这种感觉很容易让人原谅了他是“假大王”,我真是把它当作大王真迹来看待了。北京雨后,得观大王《雨后帖》,如邓文原云:良一快也。

  2012年5月18日   《三人行行草书作品展》后记

  最近两年,我喝酒在江湖上渐渐有了点好名声,这要归功于锡海哥哥的悉心指导。最近两年,我写字在江湖上渐渐有了点好名声,这同样离不开锡海哥哥的帮助。
  去年冬天,锡海哥从苏杭学得王铎招数若干,归来后皆一一传授予我,未料与我和素珠姐在中国美院所接受的理念多有契合,于是我们三人相约进攻王铎。锡海哥备足金门高粱、红星墨液、红星老纸。夜深人静,几杯白酒下肚,书兴大发,从王铎到傅山再到徐渭,生机满目,我们追摹先贤胸襟,如临那身心俱足的境界。
  这个冬季,明清调行草是我们最主要的日课。锡海哥以临摹准确度和技巧含金量最高成为我们追随的偶像,在他的笔下,王铎是阳春白雪般的儒雅,看他放怀书写,依稀可见王铎盘结的心事和由衷的咏叹,文思辗转,万象错布。素珠姐临傅山沉郁大方,不是江南女书家妍美小巧的套路,自有一份天生的萧散与冲融,温柔敦厚,令人赏心悦目。我暗下决心要向他们学习却总是临不准,酒精刺激,仿佛满腹辛酸涌上心头,眼前一片苍茫,书写是疯狂的缠绕与无休止的挣扎,飞腾跳踯,宿墨四溅,我担心自己过于强调指掌腕的快意而忽略了书写的法度。
  不出三月,三人皆各存临书十余纸,逐一检点,互相吹捧,心情如圣湖小区盛开的花。于是我们决计做一个展览,将那段相约攻书的生活记录下来,并期待与大家分享。

  2014年11月10日   掉进微信书法坑

  一个美女,如果老是微信她的种种处处美的姿态,我们也许会渐渐地少看她了;一个书者,如果老是微信他自以为是的种种创作,我们也许会渐渐地少给他点赞了。
  微信是病毒,微信书法更是一个坑,我们已经掉下去,无法自拔。就像莫言先生说的通讯的便利让我们失去通信的幸福一样,微信书法的便利让我们渐渐失去了对国展的敬畏,幸好书写的冲动有增无减。
  我们掉进微信书法坑,在白天在黑夜在西湖在圣湖在A十九号,立板磨墨沐手焚香,春夏秋冬四季书写,写王铎写傅山写二王写商周金文甲骨,写在红星老纸上写在绢上布上瓷器上乃至茶盒上,计划还要写在美女旗袍上,让她们穿着草书走进我们日夜翻看的朋友圈。那天在A十九号,朝晖喝醉了,非要教园长调锋不可;那天在西湖,朝晖没喝醉,为倩倩画的竹子特别俊秀挺拔;那天在圣湖,朝晖没喝酒也是将笔会中最好的紫藤花送给女状元,真让我们感叹怎么男人都是这般的重色轻友!
  因为微信的便利,这些开心的书写或多或少被我们晒在朋友圈,怡人一笑。如今,我们要当一回傻美女,将新近在西湖在圣湖在A十九号的自以为是的创作集中微展,我们内心忐忑,我担心没有人会点赞,但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