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桑莲居|陈祥耀:黄紫霞先生诗画 序

发布日期:2018-02-02      来源:桑莲居艺术馆      作者:陈祥耀       浏览次数:1031
核心提示:先生非出身艺校,然博览名家画谱,汲今接古,转益多师,取法乎上。其传统国画,人物、花卉、翎毛、山水无不工,尤喜画虾蟹、松鹤、白菜,陈传席先生谓其于昔人近黄慎、任伯年,于近人兼得“岭南画派”用笔与张书旗用粉之长,变化多姿,余所谓“自成一家”者,非溢美也。
黄紫霞先生诗画 序

 

陈祥耀

 

陈祥耀,字喆盦,一九二二年生,福建省泉州市人。当代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原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有著作八种编为《喆盦文丛》,刊于北京人民出版社,又有《喆盦诗合集》,刊于北京华艺出版社。

 

余寡陋,所知民初以后画家能诗者,稍前有吴缶庐、齐白石、陈师曾、黄宾虹、吴湖帆诸老;稍后有刘海粟、徐悲鸿诸先生。而吾泉乃以僻处东南海隅之一州而得两贤:一曰顾一尘先生,卒业上海艺专,终身执教,为余中学时期之图画、地理教师,识面较早;一曰黄紫霞先生,识面较迟。两先生诗画皆高精脱俗,可谓画家而兼诗人矣。“文化大革命”中,顾先生之作,全部丧失。黄先生情亦差似,幸其家人于事后极力搜求保护,乃获存若干遗作,得以刊布。顷者先生之哲嗣贤孙诸世讲,属余序其遗作,谊不敢辞。然于天地生才之难,吾泉得人之幸,其幸而不幸与不幸而幸之变幻,复如是其难料,不能不为之深加叹息也。

 

DSC_0441 缩图

《黄紫霞书画艺术》《养拙楼诗稿》(二册)

出版:中国艺术家出版社

版次:2017年十二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印数:1000本

 

紫霞先生画,虽已先见,而相识则在“温陵弢社”社集中。“弢社”者,吾泉诸清末科举名流,于公元一九三四年创立之诗社,社员有进士两人,举人、秀才二十左右人;非科举出身之后辈,入社者甚少,紫霞先生其一也。居城外诸县者,就题寄诗,集咏多城中人。一九四三年,余自沪上辍学归,执教郡庠,以社中老辈,有余在昭昧国学讲习所及昭昧中学之业师多人,受厚爱,援引入社,为社中年龄最少之一员。时宋云五、吴钟善、苏菱槎诸老已先逝,中间又遇王丈立峯之逝,社事已稍衰。逮抗日战争胜利,余赴沪续学,至一九四八年归,执教国立海疆学校,则吴师桂生亦先逝,社事更为凋零,惟集咏仍有举行。先生遗作中所称“砺社”者,则林师醒我、汪师照陆与何适等先生,偶尔集咏所命名;称“弥社”者,则林师醒我、苏丈荪浦、曾丈振仲,与海疆学校教授包师笠山、王丈梦惺、叶丈绍曾等游弥陀岩而即兴命名;皆时短人少,未尝正式立社定员。惟“弥社”多“弢社”旧人,堪为其后身与余绪耳。

 

黄紫霞先生像
黄紫霞先生像

 

紫霞先生长余二十余岁,以“弢社”故为忘年交,自是得读其诗并时趋访就教。知先生才极高,卒业福建十一中学后,历任南安罗安中学、厦门慈勤女中校长;旋改而兼营交通、书店、印刷等企业,且热心地方教育与公共善举,为之臂助奔走者不懈。身处繁忙之中,犹读书不辍,故诗功大进。今读遗稿,仍可见其各体具备,对仗工整,用字精炼,风格清超俊逸,又富新奇之思。如《寒江》末韵:“江面寒时江底暖,老天从不冻鱼龙。”《三山途中》:“梳风浴雨客途难,车老还同老马看。半日行程一日久,万家灯火入侯官。”《自题小照》末云:“我日以枯而汝日以秀。是以形影之间,永无相同时候。岁月无情,去不我留。惟有我祝汝青春,汝祝我长寿。”祝父寿,末记其语云:“孝思原性天,逆来要顺受。欲报三春晖,愿儿如余寿。”《李花》末云:“不是此身甘朴素,留将朱紫与儿孙。”《七夕》云:“巧于织锦拙凌波,隔水牛郎唤奈何。安得愚公天上去,为移玉峤架银河。”《中秋风雨次夕》末韵云:“眼中圆缺人间事,天上何曾减一痕。”抗日战争时,福建省政府迁永安,自泉赴永,车经戴云山,极颠簸之苦,《车过永安》前半云:“驱车临绝顶,空际一身浮。越壑旋天地,穿云接斗牛。”皆未经人道语,“越壑旋天地”五字尤逼真。其他佳作,不能备举,姑再摘句若干,与读者共赏。如《南平途中》:“溪回山作岸,水浅石磨舟。”《虎溪岩》:“江回双岛出,山挟一村低。”《送吴大玠重渡菲岛》:“一别星分地,相思月共天。”《国渠邀饮》:“酒兵花布阵,诗契雨留人。”《题黄石斋画松》:“排烟双干屹,得月万髯新。”《喜国渠来泉见访》:“独怪生才逢浊世,故应到处说斯人。”《泉山小筑》:“园缘市近多栽竹,山受邻遮合作楼。”《次韵绍曾过谈》:“楼贪过客连朝夕,诗敢随人论拙工。”《次和笠山厦泉舟中》:“杯酒吟怀争海阔,一帆秋思趁潮生。”《次和梦惺洪溪舟中》:“轻鸥掠水钩诗出,一舸争滩挟梦过。”《泉厦舟中》:“山含雨气天吞地,海弄风权陆有波。”《岁暮感怀》:“春来有地舒双眼,岁去何心恋一宵。”《饯菊》:“此日离魂销五柳,千秋孤影瘦重阳。明知隔岁还吾就,独惜无花继汝黄。”皆自然一气,不见艰辛对偶痕迹,而又戛戛独造,耐人寻味,非功深笔老,又何能致此。

 

IMG_0690 缩图

黄紫霞 悠然 70×68cm

 

先生非出身艺校,然博览名家画谱,汲今接古,转益多师,取法乎上。其传统国画,人物、花卉、翎毛、山水无不工,尤喜画虾蟹、松鹤、白菜,陈传席先生谓其于昔人近黄慎、任伯年,于近人兼得“岭南画派”用笔与张书旗用粉之长,变化多姿,余所谓“自成一家”者,非溢美也。且不徒此,今人于新式图画,有所谓“风俗画”与“漫画”者。先生于一九二九年,为商务印书馆所绘反映现代生活之挂图两套,风行海内外。余记忆中所见两幅,一表送礼从薄不从厚,一表起居宜朴素与清洁整齐,境界略近丰子恺,而笔法不同,盖有益人心世道之“风俗画”也。

 

日本侵略者发动侵华战争,有“九·一八”东北之役,“一·二八”上海之役,先生创办《爱国画报》以宣传抗敌,举行义展以资助抗敌。“七七”事变,全面侵略与全面抗战兴起,先生更愤而创办《一月漫画》,形式多样;内容则揭敌人之残暴与阴谋,扬我军民抗战之英勇而坚其必胜之信心,讽刺奸邪之误国,悯伤民众之艰辛困苦。在当时交通困难之际,竟能期销万份,亦风行海内外。“自绘、自编、自印、自售。”殚力耗资,在所不惜,其爱国爱民精神之高,功绩影响之大,皆世所难能。先生他作多丧失,《漫画》因流传广而获存较多,闻已收集重刊二卷,则又不幸中之一幸。其题画诗,信笔挥写,或寓深意,或饶谐趣,亦甚罕睹。存者如《题墨菜》:“画来两三事,赠君供佳客,欲尝真滋味,滋味在笔墨。”“白纸作白菜,不食亦不卖,赠君作传家,清白示后代。”“莫嫌其淡薄,淡薄可持久。海味与山珍,两者不常有。”《题虾儿图》:“身九节,目双突。进能伸,退能屈。”《题墨蟹》:“左右横行得,前途进退宽。看他直进者,欲退总艰难。”《题白头牡丹图》:“富贵谋来易,白头享到难。修到白头兼富贵,人间仙佛不须看。”《蝙蝠》:“论禽论兽两不同,宵征专为食飞虫,若除四害参评奖,应列捕蚊第一功。”《猫头鹰》:“目如电,爪如钩。昼眠夜出,搜捕田鼠护丰收。此是农家益鸟,功与家猫匹俦。”

 

黄紫霞 花称富贵 缩图

黄紫霞 花称富贵,鸟亦斯文 180×49cm

 

除诗画外,先生又能雕塑,能为行草书。书可见于画中及册中所附诗稿影页。余所谓“多能”者以此。今之国画家,艺能承古与创新,不能谓尠其人;然亦不少虽题款亦字句甚陋者,遑论乎为诗。则画家而兼诗人若先生者,老成型典,一逝不复,安得不令人弥加思念与贵惜乎?余言至此,投笔黯然。

 

公元二○一七年,后学陈祥耀拜序,时年九十有六。

 

黄紫霞先生

黄紫霞(1894-1975),字德奕,南安罗东人。能诗擅画,山水花鸟人物俱涉,花鸟尤显著。抗战期间,激于爱国义愤,先生先后创办《爱国画报》和《一月漫画》,宣传抗战,影响甚广。抗战胜利后,兼任厦门罐头厂、枫角汽车公司以及泉德汽车公司董事。历任南安罗安中学董事长、厦门慈勤女中校长。泉州文物保管委员会委员、泉州市开元寺修建委员会委员、泉州市政协宣传教育组成员等职。著有《流东拾零》(散文集),自辑《养拙楼诗集》。

 

 

黄紫霞先生画作赏

 

IMG_0683 缩图

黄紫霞 松鹰图(一) 105×38cm

 

IMG_0682 缩图

黄紫霞 红叶双鹰图 138×69cm

 

IMG_0688 缩图

黄紫霞 维松之茂,维鹤之清 180×49cm

 

IMG_0686 缩图

黄紫霞 高冠陪菊艳,曲颈傍篱啼 180×49cm

 

IMG_0699 缩图

黄紫霞 鸜鹆嬉戏不知秋 90×32cm

 

黄紫霞 鹤算松龄 缩图

黄紫霞 鹤算松龄 98×50cm

 

IMG_0693 缩图
黄紫霞 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72×35cm

 

IMG_0692 缩图

黄紫霞 窗外寒梅正著花  70×34cm

 

编辑说明

文章由黄向荣先生提供,图片翻拍自《黄紫霞书画艺术》。

桑莲居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月漫画之《远征军》 缩图

▶ 往期链接|黄紫霞:以笔为枪用漫画抗日报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