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桑莲居|一个书家走进清源山,然后,你会发现……

发布日期:2018-06-26      来源:桑莲居艺术馆      作者:林培养       浏览次数:2227
核心提示:清源山历代名人题刻撷珍,和历史文化撞个满怀。

 走进清源山 


清源山无疑是无比秀丽的。三十六岩洞十八胜景,绝壁遏云,峰峦叠翠,林泉溢采,洞壑通幽。但它的外表,却那么谦逊平和。不知是什么原因,这座泉山和它山下那个因它而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泉州一样,似乎不愿过分地张扬和摆显自己。

by 易中天

 

soogif (1)

走进清源山,与历史不期而遇

 

 

群贤毕至 大道清源——清源山历代名人题刻撷珍

林培养(福建南安)

 

知名学者易中天在他的文章《走进清源山》中写道:走进清源山,你会和历史文化撞个满怀。是啊,当你漫步在清源山蜿蜒曲折的山道上,一个抬头,一个转弯,或许你就能和某个历史人物不期而遇。他们可能是高僧,可能是道士,可能是文人,也可能是武将。他们曾登上高峰绝顶,步至涧底谷下,或题名或吟诗,留下了三百多方(处)石刻。这些石刻跨度一千多年,历尽沧海桑田,饱受风侵雨蚀,真实的记录了历史原貌,与清源山的自然景观交相辉映,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物艺术价值。今天我们撷取吉光片羽,一叶或可知秋,来感受清源山的包容和儒雅。

 

老君造像

老君造像

 

清源山是以“道教圣地”闻名于世的,最著名的是人称“老子天下第一”的老君造像。据清代乾隆年间编纂的《泉州府志》记载:“石像天成,好事者略施雕琢”。至于石像雕于何时,史志语焉不详。石像高5.63米,厚6.85米,宽8.01米,席地面积达55平方米,是我国目前现存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老君造像。老君造像边智慧天阶的摩崖上,有明代书法家张瑞图所题写的“道教圣地”石刻。张瑞图是福建晋江人,历任编修、礼部侍郎、尚书、太子太保、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太子太师中极殿大学士等,因给魏忠贤书写生祠碑文入狱,后赎为民,潜居乡里。他擅长行草书,用笔方折凌厉,结字奇倔生拙,风格独特。梁巘在《评书帖》中说:“张二水书,圆处皆作方势,有折无转,于古法一变”。这四字就是他风格的体现,只是不知何时所书。

 

张瑞图  道教圣地

张瑞图  道教圣地

 

位于清源中峰的清源上洞也是道教遗存,被称为清源山“第一洞天”,因宋代绍兴年间有个裴道人坐化于此,故此洞又名“裴仙洞”。此处山门及洞顶岩石,有几处摩崖石刻,兹选取若干如下。

 

粘本盛 第一洞天

 

第一洞天,上款:康熙元年,下款:粘本盛书。位于清源洞第二山门门额。楷书。刚劲豪放,气势非凡。粘本盛,明末清初福建晋江人。据一些资料记载,粘本盛是崇祯已卯举人,“顺治初授河南推官,务平反,出冤狱,入为给事中,历吏户礼兵刑五垣,前后疏五十余上,皆关国计民生。又疏清盐拆归县,严禁私派,泉郡受其惠焉”。粘本盛虽为官臣出身,却“素淡道家水火升降之术,善导养”。

 

蓬莱(住山石门一聪立)

蓬莱(住山石门一聪立)

 

蓬莱,第一洞天背面。行书,左右款为:至治改元辛酉,住山石门一聪立。

 

清源洞

清源洞

 

清源洞,嵌于清源入门石墙中。无署款,传为庄一俊书。庄一俊,号初仙。明朝晋江青阳人,为读书草庵的明贤十八士子之一,嘉靖八年己丑(1529)进士,官户部主事、吏部验封司员外、浙江参议,诗文书法皆有成就。据说庄一俊嗜酒,一日游清源山,边走边喝,为清源山美景所吸引,酒兴发作,醉眼朦胧,看见两个家僮头发修长,披过肩胛,大声喊道:“好笔!”令家僮转身,捉发濡墨,蛟龙行云般的写了“清源洞”三个大字。传说终归是传说,再加此匾没署款,也还是有人认为不是庄一俊写的。

 

陈惠 蜕岩

陈惠 蜕岩

 

蜕岩,上署大明,左右款为:成化乙未冬日立,致仕知州陈惠书。位于裴仙洞岩崖,楷书,颇有颜柳之风。陈惠,晋江人,明正统间泉州府贡生,官山西沁州知州。

 

施世纶题出世清真  施世钧及李元阳诗刻

施世纶题“出世清真”、施世钧及李元阳诗刻

 

出世清真:行楷。作者施世纶,施琅次子,历任泰州、扬州、江宁知府、顺天府尹、户部侍郎、兵部侍郎兼右都御史、云南巡抚、漕运总督等。施世纶真不是个拼爹的主儿,他勤政爱民,清白自持,被誉为“天下第一清官”。小说《施公案》就是以他为原型创作的。施世纶不仅为官清正,还擅诗文书法 。此四字笔力苍劲,虽为石刻却如见其挥运之时。此石刻左下还有其弟施世钧的诗刻,曰:“远上白云石径斜,眼中沧海是仙家。昔年丹灶曾开火,今日山桃正发花。对语孤僧忘岁月,静观老树是烟霞。游人到此休尘念,漫说登临玩物华”。施世钧是施琅五子,少有才思,善诗歌。“出世清真”右下是曾任福建巡按监察御史的明朝李元阳行书诗刻:“卧云煮石有真机,蜕骨仙人丁令威。日暮不留岩下宿,空教萝竹袭人衣”。风化比较严重,又被另一石刻覆盖部分,这里根据资料补全。

 

施世钧诗刻

施世钧诗刻

李元阳诗刻

李元阳诗刻

 

泉州素称世界宗教博物馆,宗教文化璀璨。而清源山最早开发于秦代,历经晋唐的中兴,宋元的鼎盛,明清的辉煌,民国的衰败,现代的振兴,自然成为多种宗教兼容并蓄的名山。除却本土的道教,外来的宗教如佛教也在清源山留下不少显著痕迹。

 

曾遒  千手岩

千手岩

 

清源右峰的千手岩供有宋代石雕释迦牟尼和千手千眼观音佛像。寺中晨钟暮鼓,香火不绝。明代进士何乔远有诗曰:“地清真净土,相妙证无生”。寺门石刻匾额“千手岩”,为清末进士曾遒所题。曾遒大小字及行楷皆工,榜书大字尤为有名。他的字在泉州及南洋一带,流传颇多,书法根底出自颜真卿,又兼学钟、王。此四字结体和谐严密,骨力饱满浑厚,很是耐看。

 

弥陀岩 石室

弥陀岩  石室

 

千手岩往上可到弥陀岩。建于元顺帝至正二十四年的仿木石构石室存元代石雕阿弥陀佛立像,就崖而雕,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室有石刻楹联:非夸金色相,但羡石肝肠;风烟永护天然相,云水长随不坏身;当头忽现无生相,垂臂应提正觉人;碧海长城悬宝刹,危泉峭壁涌名山。分别为清许元烜(康熙举人,授宜良知县)、杨旬瑛(顺治进士,曾任云南道监察御史、 浙江巡按御史)、释界泉(待查)、陈家英(待查)题写。这里古树名木,流泉飞瀑,庙宇山岩浑然一体,周边可见诸多明清石刻。

曾任南海知县的詹仰庇题“一啸台”,庄一俊题“招饮径”,康熙时任南安知县的李延基诗刻:“嶙峋石畔,古佛安禅。红尘不到,别有洞天”,福建陆路提督军门中营参将顾园东题“超尘”,永春知州杜昌丁题“一线天”,南安知县胡钧题“岫云”等等。

 

胡钧 岫云

胡钧 岫云

 

詹仰庇  一啸台

詹仰庇 一啸台

庄一俊  招饮径

    庄一俊 招饮径

 

顾园东 超尘  李延基诗刻

顾园东“超尘”、李延基诗刻

杜昌丁  一线天

     杜昌丁 一线天                                             

 

还有驻泉州时颇多建树、擅诗书的福建陆路提督马负书的诗刻:《丙子春日游弥陀岩即景十韵》。马负书虽是武进士出身,但酷爱书法,善写大字。纪晓岚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有记载马负书的一则异事:“福建陆路提督马公负书,性耽翰墨,稍暇即临池。一日,所用巨笔悬架上,忽吐焰,光长数尺,自毫端倒注于地,复逆卷而上,蓬蓬然,逾刻乃敛。署中弁卒皆见之。”这里我们可以见到他的“佛”字题刻,字径约4.2米高,3.8米,其壁立临空,真若一佛出世,超然尘外。行笔遒健劲拔,尤其末笔一竖,长4米有余,劲如大刀倒插,气势逼人。

 

马负书 诗刻  丙子春日游弥陀岩即景十韵马负书 诗刻  丙子春日游弥陀岩即景十韵

马负书  佛

马负书 佛

碧霄岩景区有我国现存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元代喇嘛教“三世佛”石雕造像。此处有南宋淳熙晋江县令林奭(有说林爽者,误)手书摩崖“寿”字石刻,字迹古朴苍劲、挥洒自如,为福建“第一高寿”,有依清咸丰帝御赐黄宗汉并由何绍基书的“忠勤正直”复制的石刻;有清代江春霖为监察御史陈庆镛在道光朝“直声震天下”而勒石的“抗直敢言”石刻,后二石刻端严有加,可称入石三分。

 

林奭  寿

林奭 寿

 

到了清源山,有个地方是一定要去的,那就是弘一法师舍利塔。弘一法师是近百年来文艺界、宗教界和学术界公认的大师,1942年圆寂于泉州“不二祠”晚晴室。十年后他的弟子们在清源山为他建造了一座舍利塔,后进行了改建。墓塔背倚青山,周围苍松翠柏掩映,巍然庄严。塔之拱门两边分别镌刻楹联,其一曰:自净其心,有若光风霁月;他山之石,厥惟益友明师。上款:乙亥首夏,归卧净山,书此补壁;下款为:尊胜院沙门一音撰,时年五十又六。其书法,是典型的“弘一体”,字形修长,结体疏朗,运笔沉稳,筋力内敛,确如大师自道:“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静、冲逸之致也”。其二曰:“万古是非浑短梦,一句弥陀作大舟”。

 

弘一大师舍利塔下部


弘一大师舍利塔
弘一大师石像

对联 副本

左:弘一大师舍利塔下部、弘一大师舍利塔 

右:弘一大师石像、自净他山联石刻

 

塔内供奉大师部分灵骨及舍利,正面墙上居中为丰子恺所画“弘一律师遗像”,画像上方刻有偈语:“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款为“晚晴老人遗偈”。比较平湖李叔同纪念馆藏的弘一法师致刘质平信札,此石刻比信札偈文少了十六字: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遗像左右,有大师手迹石刻楹联:愿尽未来,普代法界一切众生,备受大苦;誓舍身命,弘护南山四分律教,久住神州。其下是本如法师为弘一法师题写的《像赞》:律以束躬,法以化俗。功德庄严,相好具足。 遗教伊问,南山是嘱。示寂伊何,仰止高躅;由当代著名学者、诗人,中国佛学院因明学教授虞愚所书。虞愚精研佛理,又曾从师弘一法师学书,章法安排上受弘一法师影响,字字独立,字距、行距均较大,有疏朗闲雅的韵致。也有论者言:(愚体)中有弘体的见识,更增一层弘体中稍弱的骨力,在柔中添了刚气。

 

弘一大师舍利塔内部

弘一法师舍利塔内部

 

塔前石庭的左侧崖石上有三块石刻。其一为:悲欣交集。旁刻:一法师最后遗墨,叶恭绰。我们知道“悲欣交集”原件是写在宽约三寸,大师写过字的纸片背面的,字如核桃大小。石刻该是据此放大镌刻的。在此石刻的左边,有虞愚题写的诗《留题弘一法师舍利塔》: 春满花枝不可寻,清源山上柏森森。悬知诸艺皆余事,直契孤云有本心。东海学归偏托钵,南山律废赖传音。际天石塔巍峨在,依约昙光远照临。其右是赵朴老的联句:千古江山留胜迹,一林风月伴高僧。

 

弘一大师  悲欣交集

弘一大师 悲欣交集

 

赵朴初  对联

赵朴初 对联

虞愚  诗刻

虞愚 诗刻

 

南台岩是整个清源山的最高处,这里儒、道、释三教相安相处,石刻甚多,于是我们回到老君岩停车场,沿着环山路驱车直上。但见此处寺庙道观一字排开,规模廓大,石刻琳琅满目。晋江知县钱楩所题“空中台阁”和“如此江山”,姜志礼所题“水石名区”和“绝壁过云”,明末清初道人李朴所题“南山有台”,泉州知府万庆所题“天子万寿”,福建按察使郭持平的诗刻以及一系列来不及细读的诗刻,只好一一拍照留存,待他日再研读。

 

钱楩  空中台阁

钱楩 空中台阁

姜志礼  水石名区

姜志礼 水石名区

 

钱楩  如此江山

钱楩 如此江山

 

万庆题天子万寿  姜志礼题绝壁过云  李朴题南山有台

姜志礼题绝壁过云、李朴题南山有台

 

清源山海拔不到五百米,其中流泉飞瀑,奇岩绝壑,佳木异竹,目不暇接,自古以来就以36洞天,18胜景闻名于世,自然是文人雅士、文官武将读书练武,抒怀壮志的好去处。欧阳詹、韩偓、朱熹、偰玉立、龚用卿、俞大猷、詹仰庇、姜志礼、黄道周、施琅、黄宗汉、庄俊元、陈棨仁……纷至沓来,留下了诸多题记、诗刻。

欧阳詹在闽南乃至福建文化发展史上都是开风气之先的人物,唐贞元八年与韩愈等名士同登进士,人称“龙虎榜”。他少年时就曾在清源山的龟岩等处读书,赐恩岩上现留存有诸家题咏欧阳书室的诗刻,惜字小皆风化严重,不可卒读。只有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福建巡海副使卜大同等题刻“欧阳洞”,尚清晰可辩。

 

欧阳洞

欧阳洞

 

俞大猷,这位抗倭名将,也多次登临清源山。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俞大猷兴化平倭大捷后于清源古道东侧岩石上刻下 :明嘉靖癸亥岁季春,钦差镇守福建、南赣、惠潮兼郴桂、南韶地方都督俞大猷,提兵往兴化剿陷城倭寇。岁次竣事班师,偕友人游诸洞。查《明史》可知:1562年冬,倭寇以万人之众攻陷福建兴化城,嘉靖帝急令俞大猷赣南、戚继光浙东回闽, 会同剿倭。俞大猷“设异常之谋” ,做了周密的部署,终于收回兴化,就是历史上的兴化大捷,自此倭寇闻风丧胆,不敢轻易入闽。在南台岩崖壁上也有其诗刻,诗曰:胡然北斗宿,化石落人间。天不生奇石,谁擎万古天。在清源下洞,有其大字“君恩山重”,字大在65公分左右,应是万历二年(1574)回乡后所勒。史载:万历皇帝眼见俞大猷已逾古稀,有心让他告老还乡,俞大猷胸怀大志,以“倭患未除”为据,请求留职发挥余热。皇帝爽快满足他的要求。俞大猷刻石以感恩。此石又称“练胆石”。据说俞大猷少时每天跑到这块大石跟前,时而腾空而起,时而翻跃而下,风雨无阻苦练,终于练出过人的胆量。

 

俞大猷诗刻

俞大猷 石刻

俞大猷  君恩山重

俞大猷 君恩山重

 

万历年间,泉州有个百年一遇的地震,当时的洛阳桥梁坠入大海,时任泉州太守主持重修,工程耗时一年余,造价“金千三百”,规模可以说接近重建。功成后,他仿效蔡襄的《万安桥记》,也书写勒石了一篇《重修万安桥碑记》,现还在洛阳桥。这个太守就是姜志礼。在清源山遵岩的地面岩石上,我们也看到了姜志礼题写的“百丈坪”三字,单字有一米六左右,同行的朋友直呼“太壮观了,太壮观了”!

姜志礼 百丈坪1姜志礼 百丈坪

姜志礼 百丈坪2

姜志礼书

在清源山,还有一个记载南来北往的石刻——米芾书“第一山”,现立在千手岩石蹬旁岩石上。宋四家的米芾来过清源山?清代陈棨仁撰的《闽中金石略十五卷附考证五卷》中这样记着:第一山/米芾书/此书不知何时所摹/明郭秉詹贞隐园帖己言之/则非近代刻也/考陕西盩厔江南盱眙浙江西湖慈云岭福州鳞次台/皆有米书此三字/或从彼处摸来矣(斜线为笔者所加)。实际上,这三字原是米芾绍圣四年题给江苏盱眙南山的,那里的尚书叫李邴酷爱书画,保存了这一墨迹。后来他落职寓居泉州,隐居于清源山,见清源山山川峻秀,便把“第一山”也刻于碑在妙觉岩下。再后来,南山上的“第一山”被毁,直到清代,泉州人氏郭某为盱眙县令,便把清源山上的“第一山”拓纸带回盱眙,重新勒石立碑于原处。南来北往,传为佳话。

 

米芾 第一山

米芾 第一山

 

人因山名,山因人名,山与人浑然一体。满山的文化,满山的历史,正如东坡游赤壁所言: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清源山,咱们再约!用眼,更用心!

 

往期相关

 

林培养:千古江山留胜迹  一林风月伴高僧

林培养:安平桥访古

林培养:九日山纪游

林培养:闽南书法大观园——蔡氏古民居建筑群书法艺术简述

 

 

 

 

· 林培养

1971年8月出生,福建省南安市五星中学教师。作品曾入展全国正书展等各级展览。曾获泉州市人民政府刺桐文艺奖。2014年个人作品集《林培养拓片题跋书法集》由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2015年举办个人书法展。采写《天下无桥长此桥》《千载洛阳桥 万古守安澜》等系列文章以及诗词发表于各级各类报刊,参与编写《蔡氏古民居文化丛书》。2017年编写的《玄秘塔》系列图书由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

 

 

 

    sale
(桑莲居夏季书画品鉴周特惠)

 

展览期间,展出作品均有折扣。线上官网亦同步展出,可扫码查看(或点击底部“阅读原文”)。了解一下~

 

详情可询:134898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