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钱君匋:吴昌硕刻印的代庖者

发布日期:2018-07-26      作者:钱君匋       浏览次数:1061
核心提示:都有忙不过来的时候。

苦铁印选 吴昌硕像 副本2 裁

钱瘦铁题吴昌硕像

 

吴昌硕刻印的代庖者

 

 

文/钱君匋

 

 

  在我国近代艺术史上,吴昌硕是一个具有创造性的绘画家,又是一个有新发展的书法家,更是一个能突破成规的篆刻家。他的诗,也是古朴自然,意境清逸。可以说他是一个身兼四绝的人。关于他的掌故很多,今天这里所要写的,只是一些篆刻方面的事。

 

寄驻西湖近六桥

寄住西湖近六桥


左上:美人香草小景在屈原词稿

右上:金彭

左下:飞鸿

 

▲ 吴昌硕三十岁前作品

 

  从吴昌硕的各种印章的拓本来看,他最早是学陈曼生的,接着又学徐三庚,同时师法赵撝叔,所作颇为光洁妍秀。更进而学吴让之、钱叔盖,对这两家的用力比较多,所以后来他专攻汉印和封泥时,笔下刀间,还不时流露吴、钱两家的风貌。他自从学了吴让之、钱叔盖之后,一变光洁妍秀的风格为乱头粗服,所作顿时判若两人。这时吴昌硕一派的面貌,已出现了端倪。到目前为止,我所见到的吴昌硕最早的刻印是“寄住西湖近六桥”,朱文,款署“剑侯”,以及“心田存一点”,朱文,款署“香圃”,前者用徐三庚法,后者用陈曼生法,都是他三十岁以前的作品。至于白文“千石公侯寿贵“,完全是钱叔盖法。白文“吴俊卿”,则完全是吴让之法。这些印已经比较晚,大都是在四十岁前后的作品了。

 

 

归安施为章。右为其边款。

曾石墨老弟邮寄属刻即正。己丑元宵仓石吴俊记于沪

 

 

sdfd

凿楹纳书(葛书徵)

曾经贵池南山村刘氏聚学轩所藏(刘世珩)

人生只合驻湖州(王一亭) 王锡璜藏书记(王锡璜)

传朴堂藏吴昌硕印则(葛书徵,局部)

 

  四十岁以后,吴昌硕的刻印已进入成熟时期,他的乱头粗服、不假修饰、老辣挺劲、浑朴苍茫的风格,已经树立起来。他自己说他学的是汉印和封泥。的确,把汉印和封泥学到手的程度,在他以前,没有一个人能够超过他的。他所作不但貌似汉印和封泥,最重要的是神似。他在这个时期所刻的印甚多。如为他的妻舅施石墨所刻的“归安施为章”等几方印,即是这一时期代表作的一部分。他五十岁以后刻印渐入化境,一任己意,所刻的印天趣浑成,有笔有墨,即使是在刻印上最讲求有笔有墨的赵撝叔等,也无法匹敌。他在这一二十年间刻的印,在他的整个刻印历史中是最为高妙的。他在这一段时间内,为自己刻了很多的姓名印和闲章,外界求他刻印的也是纷至沓来,大量求刻的先后有郑大鹤、高邕之、徐子静、王锡璜、刘聚卿、葛书征、王一亭等人。刘聚卿曾求刻过好几方多字巨印,其中“贵池刘世珩江宁傅春媄江宁傅春姗宜春堂鉴赏”一印,多至二十字。这些多字巨印气势极盛,整体结构极佳,是他的印章中不可多得的隽品。

贵池刘世珩江宁傅春媄江宁傅春姗宜春堂鉴赏。葱石先生索刻。乙卯夏日老缶年七十二。

 

  吴昌硕在八十四岁逝世以前,求刻的人一直是不断的。由于他忙于绘画和书法活动,对于刻印就不那么能够兼顾了。因此,他先后找了一些代庖的人。如方仰之、徐星洲及吴藏龛等。葛书征的许多吴昌硕所刻的印中,有一部分出于方仰之代刻。我有一位朋友,曾经在上海古玩市场见到过一叠邮政明信片,是吴昌硕写给方仰之的。明信片中的内容,大都是委托他代刻印章,并告诉他刻印的数目,润资的数目,以及约定交件的日期等等。这些资料虽好,因为是明信片,所以我的那位朋友没有把它买下来,后来不知落到谁的手中了。吴昌硕托人代刻印章,一定先在石面把文字篆好,然后交给代刻者依样照刻,吴昌硕在成品上略作修饰,亲加边款,乍一看来,还以为是他的真迹。

 

  方仰之除了为吴昌硕代刻印章外,很少见到他自己的作品,也许正由于他在印章上很少署款所致。徐星洲是吴昌硕的弟子,也是曾经为吴昌硕捉过刀的人。高邕之有一方“高聋公留真迹与人间垂千古”白文印,收在方节庵所编拓的四卷本《苦铁印选》一书中,连署款都是徐星洲的手笔。徐星洲代刻的,其刀法比较呆滞而软弱。徐星洲自己的刻印业务很不错,所以他的作品到现在流传的还不少,并有印谱行世。藏龛是吴昌硕的次子,他为父亲代刻的也不少,葛书征和王一亭等人所有的吴昌硕刻印中,就有一部分是出于藏龛代刻的。如一方“西泠印社中人”的朱文印,即是藏龛的手笔。王一亭的“震仰盂”、“明道若昧”,也是藏龛的手笔。

 

 

▼ 明道若昧。一亭先生属刻。安吉吴昌硕年七十又五时戊午。
▼ 西泠印社中人。石潜、辅之两兄属刻,特赠书徵三兄社友金石家。丁巳春仲安吉吴昌硕。

 

  吴昌硕是研究印学的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该社是由丁辅之、叶为铭、吴石潜、王福庵等人所发起的,吴石潜还在上海开设了西泠印社,经营印泥,出版印谱,与吴昌硕的交谊很深,往来也是很密的。他有两方巨印,一为“山阴吴氏竹松堂审定金石文字”,白文,一为“石潜大利”,朱文,也收在《苦铁印选》中,一般都认为是吴昌硕的真迹。其实这两方印是吴石潜恳请吴昌硕篆石,由吴石潜自己刻成的,其边款则由吴昌硕亲加。这两方印出于吴石潜代刻,为方节庵的师叔华镜泉所亲睹。一九六三年他在我家拓印时,在闲谈中偶尔涉及。细察这两方印,有些落笔处显得锋锐了些,收笔处也有同样的情况,有些笔画比较臃肿呆滞,有些地方又不免过火。从这些现象来看,足可证明不是吴昌硕的亲刻。

 

 

山阴吴氏竹松堂审定金石文字

 

▶ 石潜大利

 

  吴昌硕刻印的代庖者,目前已经知道的至少有上面所说的四人。至于究竟是否只有此四人,又他们为吴昌硕代刻了多少印,是一个很难考证的问题。这些由人代刻的印,在吴昌硕自己看来,一律都认为是他的亲刻,这是最妙不过的。

 

 

钱君匋(1906-1998),浙江屠甸人。原名玉堂,学名锦堂,号豫堂,以字行。曾任西泠印社副社长,上海文艺出版社编审,上海市政协委员等职。一生治印两万余方,上溯秦汉玺印,下取晚清诸家精髓。其风格有吴昌硕的老辣、奔放;有赵之谦的浑厚、飘逸;有黄牧甫的清隽、平整。君匋先生是一位诗、书、画、印熔于一身的艺术家,诸方面都有至高的造诣和贡献,时称“一身精三艺,九十臻高峰”。

 

 

编辑说明

 

文中配图采集自锲印斋_宗理的博客、金石书画录等

桑莲居整理汇编

 

 

往期精彩

 

播芳六合:吴昌硕、齐白石

魏传义:希望与守候,此生履《晨星》

方闻:三十年,从“远东部”到“亚洲馆”

这是条时跨一年半的朋友圈「潜堂随笔63则」

出游前,你忙着做攻略,古人却忙着画画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2251797470@qq.com

客服微信:134898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