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记五十五年前的一场“无国交”、“没书协”的中日书法交流

发布日期:2018-09-04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虞云国       浏览次数:1125
核心提示:“这也意味着因不幸的战争及战后敌对关系而造成的中断的两国书画界交流真正重新开始。”

 

日本书道联盟理事长丰道春海曾在中日交流活动中挥毫写大字,当时还年轻的青山杉雨在一旁做助手。 via. 澎湃新闻

 

  继1958年5月日本书道联盟理事长丰道春海团长率领日本书道家代表团14人(主要成员有松井如流、松丸东鱼、青山杉雨、金子鸥亭、村上三岛等)第一次访华之后,1961年4月,汉学家、日本书道家西川宁团长率第2次日本书道家代表团7人(主要成员有梅舒适、手岛右卿、松井如流、宇野雪村等)访华,1962年5月篆刻家山田正平团长率第3次日本书道家代表团4人(主要成员有今井凌雪等) 访华。面对日本书道家连续三次来华交流,在当时“无国交”、“没书协”的年代,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会长楚图南根据1961年10月与“日本中国文化交流协会”签署的“关于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文化交流的共同声明”的约定,选派了第1次中国书法家代表团回访日本。团长是革命家、收藏家江苏省委宣传部的负责人陶白,副团长则是书画家潘天寿,团员有王个簃、顾廷龙。陪同是中国对外友协日本处长郭劳为,翻译是崔泰山。代表团的核心人物潘天寿、王个簃、顾廷龙都是海派书画大家。国家第一次选派的书法家代表团,实质上是解放后海派领袖人物的第一次东渐交流。这也意味着因不幸的战争及战后敌对关系而造成的中断的两国书画界交流真正重新开始。

 

——摘自郭同庆《翰墨因缘古,天涯交谊深》

 

 

顾廷龙笔下的中国书法家首访东瀛

 

文_虞云国

 

 

◣ 行 前 的 功 课 

 

 

  1963年11月15日,顾廷龙飞抵北京待命。19日,亚非司司长林林向代表团介绍日本文化学术界情况。次日上午,全团成员赴对外文委,听一位周秘书长指示:“一、介绍日本政局概况;二、与(日本)书道家接触的要求;三、注意事项”。下午,这位秘书长亲陪代表团前往故宫博物院,由院长吴仲超亲自接待,观看十四件唐宋书法真迹,包括李白《上阳台帖》等,旨在让这几位书法家作专业准备。中日当时没有建交,须转经香港直飞,故代表团一行在21日飞抵广州。这次出访,显然贯彻周恩来的民间外交政策,故而备受重视。次日,顾廷龙与潘天寿、王个簃专门商议在日“书写内容”,团长陶白约谈团员,随团对外友协日本处处长郭劳为设想了专业分工,顾廷龙专谈书法与碑帖。

 

唐 · 李白 上阳台帖

纸本 28.5×38.1cm via. 北京故宫博物院

 

  23日,代表团抵港。次日,顾老准备查阅有关书法材料,征得团长同意,电话联系香港“左派”报人陈凡,借得《艺林》备览。居港这几天,所谈多与书道有关,顾老日记也颇有“写字”、“大家写字”的记录。26日,顾廷龙与陶白“谈沈文及略论明、清书家优缺点,渠对沈文责唐太宗抑献崇羲为论据不足”,顾也“有同感”。这里的“沈”指沈尹默,两个月前,他刚发表《二王书法管窥》,认为在王羲之、献之之间,“李世民过分地扬父抑子”。27日,顾廷龙晨起“写字”,他这几天“间作六朝体,潘、王二老以为不恶。昨亦曾作一纸,陶公亦甚赏之”。

 

 

◣ 首 站 东 京 行

 

 

  27日夜间,代表团飞抵东京羽田机场(郭文误作“成田机场”,但《访日游记》次日以日文转录《每日新闻》报道,标题明确作“一行六人が二十七日夜羽田着のBOAC機来日しむ”),日方以书法家西川宁为首数十人到机场欢迎,在机场休息室举行欢迎仪式,“男女书法家咸集”,“女书法家献花”,西川宁与手岛右卿相继讲话,陶白致答辞。28日,代表团拜访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中岛健藏。中岛谈及,韩国与中国台湾得知日本书家香川峰云访华,也各发出邀请,都为其所拒;但大阪、京都有曾去台湾的书家,“今已后悔,仍拟请彼等参加招待”,征询中方意见,陶白表态请中岛顾问决定。晚上,丰道春海举办私宴欢迎代表团,前首相片山哲夫妇与西川、手岛等作陪。席间,片山告知,将书道列入这次特别展,乃其“争取之力”,他借用毛泽东名言说,“书法应该继续东风压倒西风”,表达了对华友善的姿态。据顾老说,丰道“对中国有真诚的友好,出笔墨属题字,余即写‘促膝谈心’四字”,还在《访日游记》里特地过录了丰道的事迹。

 

中国书法代表团首次访日,受到日本方的热烈欢迎。右第一位、第二位执花者为王个簃先生、潘天寿先生,左第二位执花者为顾廷龙先生。via. 书丛老蠹鱼的博客

 

  29日,代表团参观日本美术特别展,顾廷龙颇有观感:

 

  日画近来有大变动,大都趋于油画,已脱日画传统。间存传统者数帧,而此数帧与我国画极相似。书道有名家部分,有新作家部分。据介绍者青山杉雨(《游记》皆作杉两,似手民之误)先生云,因日本写惯平假名,所以写草书的人多,这是条件关系。写篆、隶的人少,写正字的人亦不多。两部分中各有写经一幅,均得唐人三昧。刻章大均方寸,体摹缶庐(按即吴昌硕),有一方较工细。书法以学王铎为多,篆隶从草法,不事工整一路,以放纵取胜。独丰道书圆润劲遒,当推正宗,有一联八尺草书,气魄甚大,颇得右军笔意。

 

顾廷龙 促膝谈心 副本副本

顾廷龙 篆书 促膝谈心

via. 郭同庆 文

 

  午餐闲谈时,日本书家表示:“汉字要保留,不能全部以简字代替,所以这次陈列品中均为汉诗汉字”。下午,代表团访问东京国立博物馆,首先参观了馆藏中国碑志拓本,鉴赏了《李超志》、《高湛志》、《张猛龙碑》、《嵩高灵庙碑》与《马鸣寺碑》等,继而观赏书画,有《唐日僧台州行牒》、颜辉的《寒山拾得模本》、梁楷的《太白行吟图》、石恪的《二祖调心图》、李公麟的《潇湘卧游图卷》与李迪的花卉扇面。最后看雕刻,除日本的,还有中国云冈石佛头。顾廷龙感慨记道:“陈列品中得自我国者实不少”。

 

  30日,上午参观大仓集古馆,顾廷龙见陈列有一件秦朝大漆器,“难得,疑出自长沙”。下午,代表团访问日中友协,“座谈并题字”。12月1日,午后访问书道博物馆,原系明治大正时著名西画家中村不折旧居,他对中国六朝书法倾倒之至,1936年贡献出平生收藏的万余件中国古文物,创立了这座博物馆。主持者出示了馆藏珍品,让代表团观览,有《颜真卿告身》、蔡襄《谢赐御书诗》与数种宋拓孤本。博物馆留给顾老的印象是“屋小较黑,陈列稍挤”。向晚,代表团赴西川宁私宴,西川全家都到过大陆,对中国极友好。他收藏以赵之谦书画为多,主宾共赏了赵之谦与邓石如的书画,以及赵之谦与吴昌硕的印章,可惜“均经火烧”,或是战争的遗患。2日午间,应松丸东鱼之邀,王个簃与顾廷龙前往欣赏他收藏的吴昌硕印谱。松丸家曾有吴昌硕书画九十余件,“后被火,剩八十余件”。当晚是日本接待方酒会,到会者一百七十余人,著名工艺品老店玉川堂主人赠送代表团自制笔四包。

 

宋 梁楷 太白行吟图 81.1×30.5cm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副本2

宋 梁楷 太白行吟图 81.1×30.5cm via. 东京国立博物馆

《张猛龙碑拓本》 via. 东京国立博故馆

张猛龙碑拓本 副本2

 

 

关 西 行 脚 处

 

 

  12月3日,代表团上午从东京飞抵大阪,开始关西之行。4日,王个簃、顾廷龙与郭劳为由香川陪同,赴宫本竹径家私宴,主人出示了日本书家的复制品。5日,代表团上午参观南住吉小学写字课,有写钢笔硬笔字的,也有写毛笔字的,还有写整张毛边纸的大字。顾老看到,一个七岁女学生写一篆书“樂”字很有力。书法教员介绍了自己编的教学提纲。而后到校长室休息与题字。午后再到附近中学观看中学生写大字。晚上,参加日本书艺院的恳亲会,村上三岛致欢迎辞。王个簃谈了参观日本美术展感想;潘天寿回答关于使用硬笔与毛笔情况的提问,陶白做了补充;作为团长,他还提出了汉字如何发展与继承的问题。

 

  6日,代表团赴奈良,游览国立博物馆与东大寺等名胜。晚上,潘天寿、王个簃赴今井凌雪家的私宴,顾廷龙与陶白则到杉冈华村家做客。杉冈收有汉字学生五十人,女弟子百余人,他自言:“书道初亦作汉字,后即写片假名”。席终,主人拿出纸笔请来客题字。7日,上午,代表团到奈良市立一条高中参观书法课。课上,教师教初三学生对书法作品如何鉴赏,如何装潢,如何钤印等,并“取各生作业加以评论”。课后,学生与代表团成员座谈。团长陶白回答了如何安排临摹与创作的提问。学生问:墨制成各种形式,是否为美观?顾廷龙作答:“是的。我国自明以来,墨不仅是用,而且收藏,有墨谱。制墨有流派,有风格,藏家与店铺有所不同。”下午,顾廷龙由今井凌雪等作陪参观天理图书馆,馆长富永氏请他在签名册上题记;主管中文书籍的今子氏读过顾老的《明代版画图录》,“致仰慕之意”。8日,代表团上午参观当地笔厂笔管刻字等加工环节,又先后观看手工制墨与机器制墨。

 

西周晚期 楚公钟 选自《周原出土青铜器》第十卷 副本

西周晚期 楚公钟 流落于日本

图片出自《周原出土青铜器》第十卷

via. 何石篆刻的博客

 

西周晚期 楚公钟铭文 选自《周原出土青铜器》第十卷 via.何石篆刻的博客 副本

楚公钟铭文

图片出自《周原出土青铜器》第十卷

via. 何石篆刻的博客

 

  9日,代表团游览京都名胜清水寺,团长陶白等写字相赠,顾廷龙则作篆字,八十九岁的长老大西良庆也当场挥毫。10日,参观泉屋博古(当即日刊所说“住友古铜馆”),两层楼都陈列中国青铜器,著名的楚公钟与驫钟皆在其中。顾老记云:“我昔日常临写之金文拓本,今原器多在此。”语气之间不无感慨。11日,上午访问水田庆泉,自书画收藏家的父亲死后他家道渐衰,藏品变卖不少,这年因其画入选日本美术展,收入才略丰。他展示了陈洪绶的《米颠拜石图》、王季重与陈继儒的书法、李方膺的册页。分手前,顾老为其题字留念,但私下认为,其所藏“石涛轴不真,陈独漉砚赠渔洋者佳”。下午,参观京都国立博物馆,馆方特地展示了丰坊的《谦斋记卷》、空海的《写题名录》、张即之书《金刚经》与宋拓《十七帖》,罗振玉旧藏的《智永千字文》与唐写本《毛诗》等。顾老说,珍品太多,“时已傍晚,未及详记,绕室一周而出”。匆匆赶赴京都滋贺书道同人的欢迎晚宴,著名汉学家吉川幸次郎与平冈武夫出席作陪,宴会上半场,吉川陪陶白团长座,平冈陪顾廷龙座,酒过半巡,“两人换座相陪”。席间有人问,中国现对明清人书法是否重视,顾老答云:“既重宋元人书,亦重明清人书”。

 

 

◣ 东 海 道 归 来

 

 

  13日,代表团结束关西之行,沿着日本旧称东海道的路向,乘电车折返东京,途中继续访问活动。当天,首站到达名古屋。下午,参观德川美术馆,多是德川幕府所藏文物。晚间,中京书道联盟宴请代表团,参加者133人,规模可观。席间,“交谈热烈,共望邦交早日恢复”。有一位姓榊原的书家携来一册《淳化阁帖》请顾老鉴定,还送他一包东西,“归启视之,则为其自写册页,系片假名”。14日,代表团参观渡玉毛织株式会社(郭文作“参观名古屋陶瓷工厂”,与《访日游记》不符),顾老为之题字。下午回寓所后,又“作字三帧”。

 

清 禹之鼎 城南雅集图 50.5×126cm via. 东京国立博物馆 副本2 旋转 缩图

清 · 禹之鼎 城南雅集图 50.5×126cm

via. 东京国立博物馆

 

  15日,代表团乘电车从名古屋到箱根旅游。次日,顾廷龙在芦之湖旅馆观看潘天寿与王个簃作画。17日,代表团改乘汽车,途经镰仓,顺道赴殿村蓝田的午宴,顾廷龙为其留题“名区揽胜逢良友”的书迹。 而后,代表团在杉村陪同下,到企业家兼收藏家高岛菊次郎家观赏字画。高岛目疾住院,由其夫人与公子出面接待。主人出示的书画藏品颇多,有王时敏与王石谷的长卷,王鉴与吴历的卷轴,徐渭的书画,石涛的《诗书册》,朱熹、张栻与鲜于枢等墨迹,宋高宗敕书,定武本《兰亭序》及赵孟頫十三跋残本,禹之鼎的《城南雅集图》(《游记》原作空框)绘王士祯等八人,后有翁方纲长跋题记,顾廷龙或赞为“均佳”,或评为“甚精”。而对蔡襄《谢御赐书名表》,顾老判云:“罗振玉跋谓与《三希堂》所刻不同,此赝品也,真迹在故宫。”他还认为,高岛藏《智永千字文》比京都博物馆那本好。藏品中有董其昌晚年名作《项子京墓志铭》,杉村请教此铭为何不见其文集,顾廷龙答:“实则《容台集》有两个本子,一足本中载之。”当晚,返回东京,顾老对王时敏长卷有翁方纲题字生疑,以为长跋之后,“题一穷款,本身亦可疑”,但王个簃却认定不伪,“翁题亦真”,顾老表示“俟回沪后考之”。

 

  18日,上午,潘天寿与王个簃作画,顾廷龙写字,应与在日酬酢有关。下午,代表团由西川、手岛等陪同,访问德川时代名门之后细川护立家,护立以收藏铜器、瓷器著称,主人出示了数件汉器、两轴字卷、一件敦煌卷子与十余方昌化鸡血石。晚间,潘天寿、王个簃与顾廷龙访隨鸥社,社址应即金子鸥亭私宅。他们观看了鸥亭教授二十来个学生书法,据说各地来向他学书者达六百人。顾老记其教法:“每生以所临字呈阅,老师即席批改,逐一改阅,临欧、褚、颜、柳皆有之,一般均写大字,并有一二人作六尺屏四幅者,有一人临甲骨文。”

 

  合影留念后,主人出所藏日本近现代书作观览。他在播放来华所摄彩照时说:“现实写生无过于照相,固而西洋产生抽象派,不知有线条之美;现在始觉线条之美,书法中就已有此。”

 

潘天寿书法作品 “翰墨因缘古,天涯交谊深。会心友琴瑟,杯酒莫辞斟。丰道先生两正 寿者” 副本

 via. 郭同庆 文

潘天寿在日本丰道春海家中观看丰道春海先生挥毫

 ◀ 潘天寿撰并书。“翰墨因缘古,天涯交谊深。会心友琴瑟,杯酒莫辞斟。丰道先生两正 寿者”。

丰道春海率领日本书道家代表团访华时候挥毫书写(潘天寿在日本丰道春海家中观看丰道春海先生挥毫)

 

王个簃书法作品 “文字缔因缘,上下二千载。老树耸骈枝,新花放异彩。丰道先生两正 个簃” 副本

王个簃 行书 via. 郭同庆 文

“文字缔因缘,上下二千载。老树耸骈枝,新花放异彩。丰道先生两正 个簃”。

 

  19日,代表团上午再访国立博物馆,参观特别展中定为国宝的十二件书法珍品,都是唐代名卷。下午出席中日书家交流的“挥毫会”,丰道海春首作册页,大家随意挥毫,顾老也写了一幅。晚间,日本书道联盟主办宴会,到场书法篆刻家达百余人,席间向三位日本书家授奖。 20日,代表团上午参观五岛美术馆的茶道陈列,展品中有宋元时代中国僧人为日本僧人所作字。中午,赴青山杉雨家私宴,他家有小窑,能当场烧碟子、小杯等,主人拿出各种陶胚,让来客在其上自作书画,顾老也写了几件,然后入窑烧制,片刻即成。21日上午,顾老在杉村陪同下访问东洋文库,而日刊所记“参观根津美术馆”,应是潘天寿、王个簃等团员。代表团下午出席了松丸主办的吴昌硕纪念会,据日刊说,这是吴昌硕逝世三十七周年的纪念活动。22日,代表团赴饭岛春敬私宴,开席前,主客一起观赏了主人所藏书画与名砚,其中有《广仓砚谱》收录的谢文节砚。

 

  23日,这是访日最后一天。下午,顾廷龙写字,他有感于香川峰云全程陪同,“甚热情,因赋一绝赠之”,所书或即这首绝句。晚餐由代表团举行告别酒会,据顾老评价,团长陶白致辞,“极亲切,有内容,皆访问感想。最好是末了念一首《六一词》,又改了几句,适合目前情况”。随后日方代表丰道海春与西川宁讲话。席间有日本女书家与顾老干杯,而日本“青年书家书家说想望中国,愿与中国青年会面”。次日,代表团经港回国。

 

  应该说,这次中国书法家首访日本,无论书法领域的双向交流,还是两国人民的民间外交,都堪称成果丰硕。关于前者,直到33年后,顾廷龙犹忆当年之行:“余于一九六三年冬以中国访日书法代表团团员前往以书会友,于东京、大阪、奈良、京都、名古屋、横滨等地,得与日本书法名家相交流,获观他们出版书法法帖甚多,余甚羡之。”

 

  这年,我国也终于出版了《中国书法全集》,顾老“快幸无似”,他也为这一集大成工程能远超前人(包括东邻), 提供了上图所藏的吴宽旧本《十七帖》。他在撰文《欢呼中国书法全集之问世》时说:“访日时在东京博物馆获见姜宸英旧藏宋拓《十七帖》,此帖向有珂罗版流传,见到真迹,颇幸奇遇,但略有神气不足之感。归而出藏本阅之,则姜藏不如也。时适《艺苑掇英》创刊,余力促影印。今《全集》即采用此本,实获我心,喜何如之!”

 

 

虞 云国

 

1948年生,浙江慈溪人。宋史专家,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硕士点学科带头人,中国宋史研究会会员和理事,上海市教委重点学科中国古代史学术带头人,著名文史学者。曾赴日本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任客座研究员。

 

 

编辑说明

 

文章原载于《东方早报》

编辑时文首略有删节

转载请注明出处

桑莲居整理汇编

 

往期阅读

 

1. 汪曾祺:我的画其实没有什么看头,字格韵不高。

2. 大雅宝胡同甲2号:

寻常巷陌里的20世纪中国美术“大宅门”

3. 林霄:徐有贞自用印真伪考辨

4. 仲威:“买地券”,古人的另类房产证

5. 题画诗:不独老萍知此味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2251797470@qq.com

客服微信:13489850000

 

 

微信底部二维码 2018.01.12 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