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蔡登山:人间不复邓粪翁

发布日期:2018-11-16      作者:蔡登山       浏览次数:1122
核心提示:“酒色才气是真人,雕虫小技也成尊;纵有千杯还不醉,人间不复邓粪翁。”

 

邓散木

/

1898年生于上海。现代书法、篆刻家,曾为中国书法研究社社员。原名菊初,字散木,别号且渠子、芦中人、无恙、粪翁、一夔、一足等,斋馆名有厕简楼、豹皮室、三长两短斋。著有《篆刻学》、《中国书法演变史》、《书法百问》、《三长二短印存》、《厕简楼编年印稿》、《双散木诗词选》等。1955年曾应北京人民出版社之邀担任简化字字模的书写工作,还书写了不少课本及各种普及读物,学生字帖,在书法的普及教育方面贡献很大。 1963年逝世。

 

 

邓散木 散木先生 副本 缩图

 

 

人间不复邓粪翁

文_蔡登山 

 

  记得粪翁这个名字,是因为张爱玲的《传奇·增订本》而引起的。1946年11月张爱玲的《传奇》出了增订本,是由龚之方与唐大郎合作创办的山河图书公司出版的,唐大郎请了上海著名的书法家粪翁为此书题签,当时粪翁已改名为散木了。不管是粪翁或是散木,其实都是指邓铁(学名世杰)一人。从20世纪20年代起,他的书法和篆刻便名扬海内,他由于不满时政,佯狂避世,行为古怪,被称为怪杰。

 

张爱玲《传奇(增订本)》版权页

张爱玲《传奇·增订本》版权页

 

  他因喜操刀治印,与吴昌硕(苦铁)、王冰铁、钱瘦铁,号称“江南四铁”。他字“钝铁”,有自谦之意。到了1927年,他30岁时,他废去姓氏,改名粪翁。拿人家所最不喜欢、最厌弃的字眼,来取为自己的名字,其脾气之古怪可想而知。但他却有他的说法:“行年当三十,去姓字以粪。非敢求惊人,聊以托孤愤。其时哗众口,谓我有畸行,吁嗟吾何言,矫枉失其正。”其实“粪”有“粪除”(扫除)之意,是“涤荡瑕秽”也。他自刻有“遗臭万年”、“海畔逐臭之夫”的印章,并将居所命为“厕简楼”。掌故家郑逸梅说,粪翁曾假宁波同乡会举行他个人书法篆刻展,请帖印在拭秽的草纸上,不为印刷所接受,再三婉商,才得应允。印成,印刷所以草纸吸油墨特多,要求补偿印刷费。

 

邓散木 粪翁 副本
邓散木 邓铁 副本 缩图
· 粪翁   邓铁 ·

 

邓散木 遗臭万年 副本
邓散木 海畔逐臭之夫2 副本 缩图
· 遗臭万年   海畔逐臭之夫 ·

 

  旧时文人生活清苦,写市招(商店招牌)取得润笔费,是书法家借以贴补家用的重要来源。郑逸梅说:“其时有两位名书家,商店素不请教,一是邓粪翁,这粪字太不顺眼。一是钱太希,商店唯一希望是赚钱,这个姓名和赚钱有抵触。”听说有一富商愿出厚润,求他的书法,只求落款不署“粪翁”而改署邓铁为条件。他非但没有答应,还一气之下把那富商推出门去,说:“你也想附庸风雅,另找别人!”然而他也曾自动弃用“粪翁”这个名字,那是南京“中山陵”的碑额和“吉祥寺”的横匾,前者是他所景仰的伟人,后者更不便署此名,否则岂不“佛头着粪”矣!

 

  抗战胜利后,他企望能出现一个清平世界,自己也想为社会多做一些事,但总是事与愿违。他痛感自己无能,于是借用《庄子·人间世》“散木”(指无用之木)之喻,遂改名以自嘲。晚年他迁居北京,然而不幸却降临在他身上——因血管堵塞不得不截去左下肢。但他并没有悲观沮丧,而是乐观地署名为“一足”,并写诗道:“腿乎腿乎别矣汝勿忧,汝存我命危,汝去我命留。我命留,犹得为社会主义建设备一筹。”虽仅存一只脚,但亦足矣!

 

邓散木篆刻工具 副本

邓散木篆刻工具 图源黑龙江省博物馆

 

 

邓散木 邓一足 副本 缩图
邓散木 庚子残人 副本 缩图
邓散木 散木 副本

由右至左:散木、庚子残人、邓一足

 

  由邓钝铁而邓铁,由邓铁而粪翁,由粪翁而散木,由散木而一足,是他一生的五个阶段。其中以粪翁时期最长,以一足时期最短;而书件之多,收入之丰,则以散木时期为最高峰。

 

  粪翁的书法篆、隶、真、行、草各体皆精,雄浑拙朴,在书坛上有“江南祭酒”的美誉。篆书早年学萧蜕庵,而蜕庵又师法吴昌硕,因此他受吴昌硕影响极大。晚年则融合甲骨、大小篆、竹木简,自创一格,横不求平,竖不必直,结构恣意开张,布局随心所欲,他说:“非篆非籀,非古非今,是自己家数,不自门入。”隶书以汉张迁碑为主,真、行、草源于“二王”而归于“二王”,味道醇厚,意趣横生。篆刻早年学于李肃之,壮年以后又归于赵古泥、萧蜕庵门下,20世纪30年代便以篆刻而扬名海上,在艺坛上有“北齐(白石)南邓”之称。

 

散木所临二王帖 副本
散木石鼓文批注 副本
图源《散木所临二王帖》、《散木石鼓文批注》

 

满目繁华尽是旧时手种红药;为谁攀折拟将幽恨试写残花。副本

邓散木 行草对联

满目繁华尽是旧时手种红药;

为谁攀折拟将幽恨试写残花。

 

  1934年,他在上海湖社举行书法篆刻展览,章士钊往观后致书《晶报》编辑,云:“今日得览粪翁所设各体书法,并皆精妙。粪翁弟不知何许人,亦并未闻有人道及,并世有此善书之畸士,而名誉不闻,似是读书人之公耻。”书后赠诗一首,以志钦佩之忱。而在台湾能传其衣钵的吴平谈到粪翁的印,说:“真是如徐青藤所说‘冷水浇背,陡然一惊’,这一种惊心动魄的气势,快马斫阵的刀法,突兀险奇的布局,变化无穷的篆法,实在使我向往不尽。”论者谓其印“以秦汉为经而纬之以皖浙,旁搜远绍,遂集大成”。

 

邓散木、王福庵合作成扇 副本 缩图

王福庵、邓散木 书法-墨竹成扇

图源西泠拍卖

 

 

 

邓散木《粪翁诗稿》及部分著作

图源黑龙江省博物馆

 

  粪翁曾取书斋,名为“三长两短之斋”。“三长”为长于篆刻、诗、书;“两短”为拙于绘画、填词。但那是中年以前的事,后来他画得一手好竹,也能填词,这个斋名便不能成立了。他的学生说见过他曾印过一种卡片,正面是名字,反面却是他的“约法三章”,依稀记得:“婚丧喜庆概不往来,酒食征逐恕不奉陪,诸亲好友要刻要写,事前讲好钱银先惠。”他很好客,只是痛恨寒暄客套,他认为把时间花在互相恭维上最不值得。所以他在书斋里挂着一纸“款客约言”,写着:“去不送、来不迎,烟自爇,茶自斟,寒暄款曲非其伦,去!去!幸勿污吾茵!”这和画家高剑父在客厅中贴着“误我五分钟者非我好友”的作风,有异曲同工之处,大都是承袭“扬州八怪”的古怪脾气而来的。

 

邓散木 酒徒 副本
· 酒徒   三长两短之斋 ·

 

  文人大多好酒,粪翁也没有例外,他酒量之宏,只要是曾经跟他共过席的,都能道之。据他夫人说,“粪老”曾与人打赌,一下子喝了一坛黄酒,足足有50斤,吓得别人目瞪口呆。他家中的院子里分两边放酒坛子,一边是满的,一边则是空的,他买酒从来不是一瓶一瓶地买,是一次进好几坛黄酒,放在院子里,喝完了就扔在空的一边。他曾仿汉官印刻过一方“酒泉令”的章子,自言识饮以来,鲜遇敌手。

 

  与粪翁有过交往的郑逸梅说他,愤世嫉俗,凡不入眼的,便作灌夫骂座。即朋友有过,他当面呵责,毫不留情。某人做了一件不正当的事,他知道了,及某来访,他立斥拒之门外。隔了几天,某再踵门,引咎自责,即彼此和好如初。谓“其人能知过,知过能改,无害友谊”。

 

  粪翁一生狂诡率真兼而有之,如此真性情的“名士”,如今已不复存在。他曾说:“我行我素,不媚俗,不趋时的兀傲性,是我的一贯作风。”睹其作品,想见其人,就如同前人赞他的诗句曰:

 

“酒色才气是真人,雕虫小技也成尊;

纵有千杯还不醉,人间不复邓粪翁。”

 

 邓散木自刻像 副本 缩图

邓散木自刻像

 

 

本文由“135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蔡登山,1954年生于台湾,文史学者,作家,电影人,出版人等。曾任高职教师、电视台编剧、年代及春晖电影公司企划经理等,现为台湾秀威出版公司的副总编辑。著有《鲁迅爱过的人》《传奇未完张爱玲》《民国的身影:重寻遗落的文人往事》《名士风流》《重看民国人物:从张爱玲到杜月笙》《声色晚清》《重数民国往事》等。

 

本文由“135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编辑说明  

 

本文收录于蔡登山《多少往事堪重数》

配图来源于网络,桑莲居整理汇编

转载请注明出处

 

  往期相关  

 

琴有不弹,印亦有不刻

钱君匋:吴昌硕刻印的代庖者

赵之谦:那些印章背后的故事

陈巨来:“元朱文为近代第一”

简化字亦能入印,忆方去疾与《新印谱》二三事

王福庵:印继八家传一脉

关于印坛巨擘赵叔孺先生

邓石如:横着双眸看太虚

林霄:徐有贞自用印真伪考辨

逼赵之谦出刀的那个男人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客服:134898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