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桑莲居|妙光法师:“答疑”茶话

发布日期:2019-03-03      作者:果然 整理       浏览次数:1299
核心提示:这素朴的欢喜。正好。

 

 

 

  昨日,一些人遭遇了欢喜。

 

  在桑莲居,“大象徙南”从容地展开它的叙述。那些绵绵邈邈的线条,连同天真、随性一齐侵入眼眸。而那些茶席解疑中拾得的要言丽句也约着窜入心中。可以笃定,他们要在“大象徙南”中收获确凿的豁然开朗。

 

  这素朴的欢喜。正好。

 

 

 

 

 

  茶席边,众人围坐,就着香茗,细细密密地谈开。王乃钦老师十分欣赏妙光法师,直道法师绘画气象之妙。有客问:“法师出家前与出家后的创作有何别?”妙光法师便“坦白交代”了前因后果。又有客发幽思:“当下饶具便利与丰富的资源,为何创作却难追古人?”妙光法师恬不为怪,也见解了一番。至于有关“笔墨”、“师徒关系”,种种种种,妙光法师皆有妙解,常有我辈不至之境,未道之语。言语间惹人发笑又迫人深思。

 

  下文摘取其中之一鳞半爪与诸友同享。(据谈话内容整理,非完整原话。)王乃钦老师作开场,“问”皆是宾朋所疑,“答”即妙光法师所解。

 

 

  王乃钦:我听到妙光法师要到桑莲居展出非常高兴。这几年书法界,或是当代社会风气很成问题,乱象丛生。在这种时风不太正常的情况下,遇到妙光法师,我由衷感激。这一点绝对不是阿谀奉承。我们看他的画跟书法,非常和谐、统一,散淡而不散漫,缜密而不拘谨,灵动雅逸。他写的小楷,那么淡定,那么飘逸。每个字都很耐看,章法也有变化。整个画面的处理也是非常好,烟云缭绕,线条呼应。看得出他文化的学养,艺术上的修养,内心的心境非常淡定,非常谦和。

 

  妙光法师:多批评,再继续努力,还有来日可盼。

 

 

  问: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出家前跟出家后,创作的内心,创作的角度有什么变化?

 

  答:其实这个在前言里面有提到。借这个机会,就多坦白交代一下。我记得当时实际上心思里面是有很强的功利性的,希望在美术史上有一席之地。我们身处的那个时代,我觉得学风还是比较正的。同时有太多的恩师、前辈给我们力量,或者说是殷切的希望。在这种学风里面,有一种很深很强的想要有所作为的,这样的一种功利性。这个时候的画,更多的会在表现手段、形式感,甚至是冷僻的表现等方面来着重强调。

 

  85美术新潮之后,所谓自由主义,自由派蔓延。我们学校里面出了几个代表人物,我觉得他们有一个共同问题,就是几块石头、几缕水纹、几根草,就成了一张画。然后,实在不行了,用水冲,再不行了,旁边盖印章,噼里啪啦盖满,就成了一张所谓现代的表现绘画。

 

  我当时觉得这不是正路。什么才是正路?当时觉得所有路都被古人走完了,最厉害的高峰都被古人先占领,那我们还能不能深入?当时就想,如果没有云,没有水,没有树,没有草,没有可以借力的地方,这种符号表达,我们中国画还能不能画?毕业创作的时候,走了一遭西域,被深深地震撼。开始有了一些对于绘画深层的思考。

 

  除了绘画以外,我喜欢收藏。我觉得以鉴藏来养绘画,会比较容易不骄傲,看古人的东西多了,精品的东西看多了,会深深的佩服。这个时候就自然消减了很多火气。

 

  到出家之后,比较明显的就是不太画画。因为佛法真的是广阔如海。海底的宝藏,谁真正受用了,谁自己心里清楚,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跟过去比,首先一点不一样的就是更真实。不再炫技,是怎么样就怎么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有种根本的坦诚的东西,愿意这样画。特别是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画,画一半就扔在那。过了很长时间,想起来了,拿起来又有故事和原来的一些镜头、往事升起,然后下笔随记。很多东西是没有重复性。

 

  绘画是辅助我的一种方式,但不能说不重要。而且它是能够让我和很多朋友用另外一种语言沟通的一个渠道。我能够做到的是我常自问:我的画有没有在浪费别人时间。

 

 

 

  问:如何看待中国画的以小见大?

 

  答:中国画的以小见大古已有之,如《千里江山图》《富春山居图》等长卷都是以小见大的典范,《富》图据说画了七年。

 

  我挺喜欢看欧美电影中的特效镜头,尤其是翻转特效,例如像《阿凡达》里,高空俯冲和急转上升的速度感,和在这一过程中所看见的画面,这些视角和表现形式,其实咱们的宋画里就有。

 

  以小见大的概念,跟中国文化有关,特别是中国诗词,最擅长这一概念的发挥,片语方寸间就可以传达出咫尺千里的开阔图景。

 

  问:怎么理解吴冠中说的“笔墨等于零”?

 

  答:吴冠中先生当时提出的这句话,它有完整的背景。董其昌把文人画往前推了一步。在画论里面,他有独到的见解。其中重要的一个贡献是把中国的笔墨程式抽离出来,从风景、造型艺术、历史故事、歌功颂德的功能当中剥离出来,形成一种新型的表现。这种观念在东方艺术当中是一个难得的高峰。董其昌之后,清代三百年,大家都在玩笔墨。到了民国时代,其实玩笔墨的人大有人在。现在呢,又有出现了一批这样的回潮,就是纯以笔墨论。

 

  吴冠中先生,当时他的立足点是希望不要这么偏,他想打开这样的一个偏向,不要过分强调。哪知道他自己讲的这句话被别人也给推到了一个偏的地方,认为它是彻底否定中国画的笔墨。中国画真正关注的点,或者说中国画真正应该表现什么?和中国诗词,中国文学一样,应该表达中国人的精神,这是最基本的。如果离开这些基础,纯论笔墨,那等于零。因为它就变成一种表演,纯粹的杂技。

 

  我觉得讲“笔墨等于零”,不要偏颇地去理解。因为这个零,恐怕在某种高度、角度来讲,它就是个圆。它是回到原点,也可以是重新起步。尤其对于我们自以为笔墨已经很厉害的人,恐怕更应该回到这个零去。重新回归认识,回归经典。

 

  王乃钦:“笔墨等于零”有特定的语境。笔墨重要不重要?我坚信中国书画离不开笔墨。离开笔墨就等于零。但是笔墨不是玩弄技巧。书虽小道与性道通,往往我们理解不了,就把它看成一般的玩弄技巧。所谓字内有字,字外有字。中国的这个笔墨要跟东方的艺术精神怎么联系起来?这里面非常复杂。中国传统艺术不单单是一个一个技巧的问题。但是,没有比较扎实的技巧也是绝对不行的。

 

 

  问:当代人跟古代人相比较,我们的视野以及经历,从数量、空间、时间的距离来讲,应该是更大更广的。可是,我们当代的书画家即使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创作上却不成正比,离古人相去甚远。

 

  答:这不成为问题,其实你讲的是一种存在的现象。任何的现象,你要深究的话都是问题。但是它不是大问题,这是正常的现象。我觉得,每一代人都会像你一样发这种浩渺之思。我觉得这是一种自觉,一种清醒,没有说昏话。我举这个例子讲。牛吃的是草,吐的是奶。因为他有特殊的反刍功能。我们不是牛,我们吃的是大鱼大肉,吐的是残渣剩饭。整个的功能不一样。过去,越朴素的时候,各种物质虽缺乏,但是他们的灵魂和精神极其富有。坐地日行八万里,不是自行车与飞机的差别。他坐在那,可以神游宇宙。我们没有那个思考入定的功能,我们不懂反刍,没有回哺报恩的心,那我们创造了什么呀?所以,还是要回归到我们自己的思考里面。

 

 

  问:法师有收弟子吗?

 

  答:没有。我就这个话题做一点延伸。

 

  为人师是极难的。我曾说过:“如果学生离开老师,是老师的德行不够”,有朋友就这句话问我的解释。

 

  我想,若要为人师,“德”是为师者应该拷问自己的。就我自己的体会来说,越修行,越觉得其实我们的德行是不足以为人师的。但不必说为人师,若就作为想得道的学生,我们甚至连跟随有德之师学习的福报都很薄。为什么?

 

  现在很多人问民国为什么有这么多大家,群星璀璨;建国以后,为什么却出不了大家了?不要小看民国这几十年,那是清代三百年的累积,累积到了那个天崩地解的时期。彼时,家国不幸,山河破裂,愿意学习和思维的人有福了,因为遗老遗少们无需课业帝王,无有分担安邦之虑,就带几个学生消遣,那教出来的学生很吓人的——原先要用来治国平天下的这些本事,现在倒过来只是教教你写字画画,唱唱曲,那不是易如反掌的事么?所以民国的时候,文艺界大师辈出:甲骨文、训诂学、金石学方面的大师,戏曲、演艺方面的大师,太多。就如第一、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的文艺创作也达到空前繁荣。那时的大师之多,是学生们的福报,然无德而师者却也比比皆是。

 

  当然,还是有人能够为人师表的。就像蔡元培,他发现了非常多不是所谓科班出身的人——如陈独秀、陈衡恪等,但却是真正可以做学者之师的人。

 

  虽然那个时期并不是我们唯一的学术制高期,“大学”的概念和系统我认为也是从西方传入的,当时的中国社会也没有建立起如孔夫子定位的民学精神。所谓“民学”,是真正的教育普及。孔子有德,民学发源,弟子三千。故天下没有差的学生,只有不好的老师。

 

  ......

 

 (感谢妙光法师的答疑与分享)

 

 

 

大象徙南——妙光法师书画作品展

 

 

主办单位:桑莲居文化艺术机构

     中国海西艺术网

承办单位:泉州市桑莲居艺术馆

协办单位:栖溪堂

 

展览时间:2019年3月2日-3月12日

展览地点:福建省泉州市东湖街华侨历史博物馆一楼

开馆时间:09:00-19:00 节假日无休

 

固定电话:0595-28252888

微信客服:13489850000(可询价)

 

 

 

展览相关推送:

 

 

素履之往,斯行愿也

——写在“大象徙南”展览之前

 

 

妙光法师:从有意到无意,我想说的都在画里

 

 

 

整 理:果 然    编 辑:狸 子

摄 影:赵剑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