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

收藏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民风民俗】二十六洗福禄;二十七洗疚疾;二十八洗邋遢(漫谈中国洗浴文化 )

发布日期:2015-02-15      来源:桑莲居      作者:陈舒婷       浏览次数:4462
核心提示:早在古时就有“二十六,洗福禄”的说法。所谓福禄,就是福分和禄位的意思,意即在腊月二十六日那天,大家都要去洗浴,这样来年的福禄会更多。老北京过年有“二十七洗疚疾,二十八洗邋遢”的谚语。除去一年的晦气,洗去一年的疾病,干干净净祈求来年的健康和顺。
 

早在古时就有“二十六,洗福禄”的说法。所谓福禄,就是福分和禄位的意思,意即在腊月二十六日那天,大家都要去洗浴,这样来年的福禄会更多。老北京过年有“二十七洗疚疾,二十八洗邋遢”的谚语。除去一年的晦气,洗去一年的疾病,干干净净祈求来年的健康和顺。

 

沐浴也,古来起居之要事。古之圣人欲养性必先修身,欲清心必先洁体,故以沐浴为重,远至春秋,孔子推崇至美之境:“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再至秦汉,每月三日为体沐日,无论高官小民,皆置一切 公案杂务于身外,而专致于清洁发肤之事,而至隋唐,年中有“沐浴节”黄发垂髫皆嬉于水也。至于当代盛世,仓廪丰实,百姓乐业,洗浴益勤,且浴水器具更见精致,更寓情趣,沐浴亦终成文化之大器。

 

 

  中国洗浴,有着悠久的历史。这要从沐浴先谈起,早3000年前,在商时期的甲骨文里,已经有了“浴”、“沐”、“洗”这些字了。当然,这些字有着不同的含义。古人称浸身为“浴”,洗头为“沐”,冲水为“澡”,洗手为“盥”,泡脚为“洗”。


  古代,洗澡不仅是为了个人的清洁卫生,也是作为一种礼仪,一种社会公德,而共同遵守着。譬如上朝谒见、会客等等,都要先焚香洗澡,以表示虔诚和尊敬。《论语宪问》说:“孔子沐浴而朝”。孔子的政治思想是推崇礼治的,所以他严格遵守,洗好澡再去见诸侯,或者去祭祀祖先和神灵。老子也很讲究卫生,《庄子·田子方》记载:有一次,孔子去见老子,正碰上老子洗澡,披着长头发,简直不像个人,把孔子吓了一大跳。我国是一个文明古国,有着悠久的卫生传统和风俗习惯。古代早有规定,上下身浴巾应该分开的。《礼记·内侧》说:“外内不共井,不共浴。”在这里伦理道德方面的原因,也有清洁卫生的含义。


  在甲骨文当中有许多单体象形字。它是描绘实物形状的字,即象形文字。前面谈到的浴、沐、洗这些有关个人卫生的字,便属于这一类象形字 。就拿“浴”字来说吧,文(身上溅着水花的“人”(皿,水盆),像一个人站在洗澡盆里洗澡。


  《山海经》是我国最早的百科全书,相传是夏禹时所作,当中也记载了有关药浴的方法。《山海经·北山经》中记载了熏草。佩之可以已病。《山海经·西山经》中有记载了黄颧“浴之已疥,又可以已腑肿”。


  在《礼记·内侧》中记载:“头有创则沐,身有病则浴”。


  在唐朝的《外台秘要》、《千金翼方》中记录了大量美发、乌发、熏衣、香体。在这些配方中,运用了大量的香料,除洁身、香体、防虫外,还有空气消毒的作用。


  周朝时,由“卜官”掌管,规定了一年中的特定月份——五月为沐浴的时间,大家都以香熏草药沐浴。屈原《离骚》中的词句“治兰汤兮沐芳”,就是对民间人们在沐浴节的一种形象描述。唐宋以后,约定俗成把每年五月初五这一天定为“浴兰节”。在这一天,人人进行药浴,以祛秽,预防疾病。

 
  十六国的时候,后越的国君石虎的沐浴十分讲究。他将各种香料药物,装进丝织袋中,泡在池子里。到了严冬季节,将几十条铜制的龙,每条龙重几十斤,烧红后放在池子里,使水保持在一定的温度,这种浴池,名叫“焦龙池”,又称“清婷浴室”。


  除了宫廷浴室外,寺院浴室也得到了发展,僧人为了表示对佛祖的崇敬,沐浴更成为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内容。寺院的浴室被称为“浴堂”。


  到了宋代,才开始出现公共浴室。《能改斋慢录》记载:“所在浴室必挂壶于门”。当时的浴室,又称为“香水行”。


  到了明朝,公共浴室更为普通,有了和现代男浴室差不多的“混堂”,用大铁锅烧水,热水与大池子相通,门上还挂一块“香水行”的牌子。
 

  近百年来,西风渐盛,中国传统洗浴无论的家庭还是在公共浴场,都已鲜见。在一些农村还残存一些木盆洗浴,但已经没有传统的文化和内涵了。电影《洗澡》就是一个缩影。其中一个情节是在一滴水一粒黄豆的陕北,一个敦厚的老农托了一驴的黄豆换回了两桶清水,让第二天出嫁 的女儿平生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洗澡。女儿的母亲一边担心着下半年的口粮,一边祝福着孩子,专注地添柴草为女儿烧洗澡水,女儿小心翼翼地泡在桶里,惟恐撒出了一滴……近乎奢侈地拨弄着水。说不清是对出嫁的憧憬或是感伤还是对洗澡的渴望,女儿噙着泪水微笑着。